近期:彈帝/瑞金/狗崽

【羅斯阿魯】他的指甲

學園PARO,就是個剪指甲的故事。



阿魯巴的指甲總是剪得短短的。

平常不太會注意到這樣的小細節,但一旦開始在意,不自主的總是盯著人家的手瞧。


羅斯的視線最近總會飄向自己的手。

阿魯巴對這樣的羅斯感到疑惑,所以他就問了。

「羅斯,我的手怎麼了嗎?」

這樣的疑問就像是硬生生打臉,自以為隱密的視線其實都被對方瞭若指掌。

但羅斯是何許人,他鎮定若常,且阿魯巴本就沒有追究的意思。

不過只是疑惑。

「部長的手借我看看吧?」

而疑惑得到的回答,這般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反問,只讓疑惑加深。

滿頭疑問的阿魯巴乖巧的對羅斯伸出了手,被對方握住。


阿魯巴的指甲乾乾淨淨,剪得極短,白色的指甲邊幾乎只是一線貼近淡粉色的指甲。但當視線湊近,卻能清楚看到指甲邊緣不怎麼平整,有些弧度突起稜角,有的地方則缺了一口。


真是個不會剪指甲的人啊。


連指甲也能讓人得到笑料,羅斯的嘴角不知不覺已經彎起來,勾起來的笑有點溫柔有點無奈,像是說著你怎麼連這種事都做不好啊,這般寵溺。

然而實際笑出來的聲音總是比較現實。

「噗──部長還真是笨得要死,第一次看到連指甲都剪不好的人呢!」

這時候笑起來的模樣完完全全就是嘲諷。

然而阿魯巴的抵抗力早已千錘百鍊幾近滿分,完全不須擔心。

「嗯,我真的很不會剪啊。」

阿魯巴一臉不好意思的笑,摸了摸自己的後腦杓,彷彿有了天使光環。


──這麼說似乎太誇張了點,然而羅斯便是被這樣的笑容逼的脫口而出「下次我幫你剪吧」,這樣連羅斯自己也不敢置信的話。

阿魯巴也是錯愕,眼睛些微睜大,不到幾秒卻因笑容彎出好看的弧度。

「好啊,那就拜託你了。」


是開玩笑的嗎?

但阿魯巴可是極少開玩笑的。


指甲長了之後阿魯巴果然去找羅斯了,後者本想板起臉嘲弄對方,順便將這件事情揭過,然而當阿魯巴拿出指甲剪遞給他的時候,他卻自然而然接過去了。

將椅子擺到面對面,坐下,阿魯巴還有些尷尬,手就已經被羅斯主動抓去。

羅斯低著頭垂眼的模樣相當難得,至少阿魯巴並不怎麼看過。


啊,這麼說來,這樣的視角是第一次吧。

羅斯在他眼中總是高高在上,意氣風發的。


並不是讓人無法親近,平常也不太會意識到這樣的差距,只是在一些事情上凸顯了兩人的能力,差距顯露才覺得,跟這樣厲害的人距離果然很遙遠啊,自己還要加把勁追上才行。


此時的羅斯正專心在阿魯巴的指甲上,要是被他知道某人已經走神的話大概還要發好一頓脾氣吧。

指甲剪被適宜的力道下壓,發出清脆的喀嚓聲。聲音不急不緩持續著,譜成簡單的曲調,靜靜一指換過一指。

悠閒的時光悄悄走過,時鐘指針保持自己的步調前進。


「好了。」

就像換了一雙美手,完美的弧形與長度令人驚嘆。

阿魯巴驚訝的看著自己的雙手。


「好厲害──」

讚嘆是必須的,然而羅斯卻不怎麼領情,他收好指甲剪笑著道:

「要收費喔。」

阿魯巴咦了一聲。

「你好大的膽子敢叫我做這種事,看來已經做好支付龐大費用的覺悟了吧?」

「明明就是你說──」

阿魯巴話沒說完,就已經屈服在對方似笑不笑的恐怖表情、忽然出現手上的球棒之下。

「知道了啦。」

他忽然親了羅斯一下,在後者愣住的時候向後退開。

「這樣的費用可以嗎?」

羅斯很快就回神了,笑著貌似嘲諷,卻又別有含意。

「當然不夠啊,阿魯巴,你以為這樣就能輕易混過去嗎?」


「要這樣才對。」

羅斯輕易的堵住阿魯巴的唇,阿魯巴便無法再說出話來。而在這之後他的聲音卻也只剩求饒般的嗚咽,聽在某人耳裡似在撒嬌。



「但是錢還是必須拿來。」By羅斯。

评论(2)
热度(14)

© 柚木則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