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彈帝/瑞金/狗崽

【羅斯阿魯】腰

慣例的腦洞,捏捏勇者的小肚肚^q^

>>



阿魯巴的腰很細。

不只看起來細,實際環抱的時候,真會覺得這人還是男人嗎,細成這樣簡直一折就斷。

然而阿魯巴有小腹,肚皮微微凸起。

那一圈肉只有在他坐著的時候才好捏,羅斯卻很喜歡一邊嫌棄,一邊把它當作枕頭。果然比起硬梆梆的腹肌,阿魯巴還是比較適合這種軟塌塌的肉。

躺起來舒服。



阿魯巴最近感到些許困擾。

雖說是自己的身體,如果不特意去照鏡子真不會覺得有什麼。阿魯巴也知道自己算是比較瘦的,常有人說他腰細,雖然有小腹但其實不明顯,很少有人會看到。

偏偏每次阿魯巴一坐下來,旁邊的羅斯總愛過來捏他肚子那圈肉,捏啊捏的,從左邊捏到右邊,又從右邊捏到左邊,最後拍枕頭似的拍打幾下,頭就壓過來真把他當枕頭,首先打趴了他才安穩睡下。

「會痛啊羅斯!」

羅斯揍他的力道怎麼可能溫柔,但阿魯巴的抱怨似乎弄錯了方向;羅斯只動了動頭找舒適的位置,沒有回應或吐嘈他,吐槽可是勇者的工作。

竟然不打算抗議讓他躺啊?

雖然羅斯本就躺的心安理得。


阿魯巴手肘支在後面半撐起自己,腹部被羅斯壓得動彈不得,經過以往多次抗議未果,阿魯巴已經很少做這樣的無用功了。

阿魯巴不懂的是,分明躺在別人身上要說舒服其實也舒服不到哪去,儘管肚子柔軟提高舒適度,終究比不上真正的枕頭。

那為什麼還要睡,為什麼要躺,羅斯的原因只有因為那是阿魯巴。

因為勇者就是讓戰士欺負的存在,他當然要把握每分每秒,連休息時都不放過,不造成任何一絲浪費。

羅斯可是一個相當「節儉」的人。

喜歡拿他的小腹做文章,把他肚子當枕頭似的壓得很高興;把人直接踩在腳底下可算不上有什麼優越感,這樣的方式顯然來得更為合適舒爽。

但阿魯巴真覺得自己的內臟要被羅斯壓扁了。

「你很重你知不知道!」

「那代表我肌肉結實,哪像勇者桑是一圈……噗。」

被嘲笑得一肚子氣,阿魯巴覺得他的小腹其實是被羅斯氣出來的。


大概是被笑得太多次,本來不甚關心卻被搞得萬分在意。

阿魯巴站在鏡子前照自己的肚子,衣服下襬被他往上撩起一半,露出微微凸起的肚子。他轉了角度左右地看,駝背會讓肚子更明顯,他便挺胸,順帶縮腹。很好很好,根本沒有什麼,哪有羅斯說的那麼誇張。

手掌在自己肚子上撫摸,阿魯巴想到羅斯總愛在上面亂捏,他捏了下自己,分明沒什麼肉,腰還是很細的。

有種就不要縮腹啊。

阿魯巴彷彿能聽見羅斯的聲音這麼說,這一想就放鬆下來。腰依舊細,小腹依舊是小腹,兩者本就沒太大關係。正嘆氣,便從鏡中看見了露基吃著冰淇淋走過,露基猛一露出驚詫的表情,啪搭啪搭跑過來,急急忙忙的樣子讓阿魯巴擔憂她手上的冰淇淋掉落。

「阿魯巴桑你、你懷孕了嗎?」

有點驚訝,有點不可思議,露基眼睛睜得大大的。

「絕對不可能喔!?」

阿魯巴聽了有點想笑。但露基偏偏露出一副「我懂我懂」的奸笑表情,發言讓人哭笑不得。

「阿魯巴桑不用掩飾了,你跟羅斯桑每晚在做什麼我都一清二楚喔。」

露基笑瞇的眼裡要說有多調侃就有多調侃。

阿魯巴汗顏。

「哇,阿魯巴桑臉紅了啊。」露基笑得不懷好意。

「那是天氣熱出來的。」

阿魯巴很堅持。


小魔王不以為意,逕自湊前輕輕摸上阿魯巴的肚子問我可以摸嗎。

阿魯巴被摸得很無奈。

「我可沒有懷孕啊。」

露基猛地帥氣的戴上了墨鏡,在下巴捋著不存在的鬍鬚,頭頭是道:「看這樣子說不定已經兩個月了,讓老夫幫你看看!」看了老半天看不出什麼來,她假裝沉思片刻,語氣一轉又成了招待小姐,聲音歡快:「還請客人稍待片刻,馬上請專人為您服務!」接著蹦達的跑走。

露基興致高昂,阿魯巴想阻止已無力回天。


阿魯巴被露基推入房間,一身白大褂的醫生已經在裡頭。雖然只有背影,但頭頂明顯的三根天線分明就是羅斯。

「你們……」

阿魯巴想詢問,露基卻對他眨眨眼,笑容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出去不忘貼心的關上門。門一關,羅斯便轉身面向阿魯巴,臉上戴著一副眼鏡頗有書卷氣息。

他手指一彈,辦公桌椅瞬間出現,悠閒坐下,才說:「坐啊,難道勇者桑這麼喜歡站著?」

阿魯巴滿臉黑線:「還有其他椅子可以坐嗎?」

「前面啊,你眼睛糊住了是不是?」

「你說那個一堆釘子朝上的椅子?會死好嗎!」

羅斯嘆息,一臉恨鐵不成鋼:「你怎麼這麼麻煩啊。」

「那你去坐啊!」

結果被羅斯一記上鉤拳打得撲倒在地,始作俑者還敢催促:

「廢話少說,診療要開始了。」

阿魯巴顫顫爬起,他要真有孩子恐怕已經流產。


羅斯拿出了病患紀錄,問題一個接一個冒出,阿魯巴有幾分無力,不知該如何吐槽。

「你什麼時候發現的?」

「有那裡覺得不舒服嗎?」

「超音波照了沒?還沒?先去照一下吧。」

羅斯一向說什麼就做什麼,並不理會他的意見,幾乎是自說自話。

阿魯巴完全任他擺布,被推到床鋪上躺好,羅斯將他的衣服往上拉,在他肚皮塗上凝膠。有些冰冰涼涼的。

不一會儀器的探頭就放到他腹部上左右移動,螢幕上自然顯示不出什麼東西來,但羅斯表情看來很是專注。

探頭很快被收起,紙巾擦掉了凝膠,肚皮還有些黏黏的感覺。明明已經擦完了,羅斯的手還在阿魯巴腹部上移動,隱約有往上移動的趨勢。

「你在摸哪?」

阿魯巴出聲的本意是要讓某人停手,但羅斯只裝傻順著他的話講。

「乳頭啊,感覺不出來啊?」

手掌沿著腰部往上撫摸帶來一陣陣顫慄,羅斯捏住他敏感的乳尖掐揉,阿魯巴緊緊抿住唇,身體不住扭著想逃離。正想著該怎麼逃離這危險的情境,羅斯卻已經好心的放過他,手掌摸回阿魯巴的肚子,又捏。

「勇者桑你趕快生一個啊。」

「生不出來好嗎。」

「真沒用啊──」

「……你生一個給我看看!?」


评论(21)
热度(35)

© 柚木則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