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彈帝/瑞金/狗崽

【三日鶴】師生

校園paro


鶴丸睡得很香,老師的聲音已經完全進不去他的耳裡,原本瘋狂打架的眼皮終於完全闔上,失去意識得直接趴到了桌上。

燭台切見狀只能擔憂地看著,他嘗試把鶴丸搖起,然而他半點反應也沒有,像豬一樣睡死了。大俱利對他搖搖頭,示意不用管了,老師已經注意到。

認真的長谷部只抽空看了他們一眼,心中有些憐憫。

──是誰給你的膽子,竟敢在三日月老師的課堂上睡覺?

長谷部搖了搖頭,一絲念頭很快閃過,又消失不見。長谷部不再多想,馬上又專注於學習中,仔細抄寫筆記。

 

 

鶴丸昨天熬夜太晚,一不小心打遊戲打到天亮。耳機不斷傳來隊長指揮的聲音、機槍急速的掃射聲,還有敵方投擲的炸彈爆破的聲音,精神極度緊張,他全身心都專注在戰場之中,不放過任何風吹草動。直到漫長的一局結束,鶴丸伸伸懶腰,才發現天空竟然都亮了。

他打了個呵欠才感覺到累,大腦反應有些遲鈍,想了許久今天究竟上什麼課。

是小狐丸的課?不對不對,昨天上過了……是今劍嗎?嗯嗯、這似乎是上學期的課了……啊……想不起來,翹課算了。

鶴丸半睜著眼睛,耳機中陸續有隊友在道別,鶴丸連忙開麥對他們說掰掰,這才關了遊戲跟通訊軟體,然後關機。

他站了起來,身體有點晃,慢吞吞將桌面稍稍整理了下,他看見手邊的一本課本,大概是自己先放著提醒要帶的課本,身體突然就頓住了。

腦袋瞬間響起緊急的尖銳鈴響,紅光閃爍著告知「危險!危險!」

啊啊──完蛋!乾脆裝病算了……但如果被發現裝病只會變得更慘──鶴丸抱住了頭,心裡有點苦,甚至想乾脆豁出去算了,什麼也不要管。只是這當然只能想想,要是不想被當,還是只能乖乖去上課。

長谷部要是知道了大概只會呵呵兩聲,然後給他兩個字:活該。

鶴丸胡亂把東西全丟進背包中,距離上課時間還有三個小時,他揣上鑰匙,打算先去買早餐。

──就算沒食慾也要多少吃點東西,鶴丸已經被某人教育到習慣了。

 

鶴丸走到車棚中將鎖解開,他的腳踏車是輛銀色的變速車,三年下來已經舊了許多,車身沾上許多痕跡。

當初買來的時候還是個漂亮的小夥子,只可惜主人不懂照顧,讓它蒙上了泥土也不清洗。

鶴丸跨上車,修長的腿顯得特別好看,只是簡單穿著襯衫和牛仔褲,就算睡眠不足,他那張受女孩們歡迎的臉仍然替整體加分到破錶。不過一般品牌的衣裝都能穿的像名牌,為此還收過一些邀請,鶴丸也因此偶爾會出去賺點外快、當當模特兒什麼的,生活極為豐富。

只不過一般情況下他還是挺宅的,都縮在宿舍打遊戲。

買好了自己要吃的東西,鶴丸想了想,又多外帶一份。手機被他握在手裡,手心冒汗,幾乎拿不住這個燙手山芋。鶴丸一邊嘆氣一邊覺得心理陰暗,他其實不想過去怎麼辦?能怎麼辦?真害怕啊……

鶴丸國永!不要慫!沒什麼好怕的!

然而這樣的心理打氣根本半點屁用都沒有,鶴丸還是慫慫的,乾脆連電話都不打了,總之一切等去了再說。

萬一被嫌棄了他也好有理由來堵他的嘴!

對!就是這麼理直氣壯!

 

鶴丸敲響三日月的房門。

老師宿舍跟學生宿舍的距離其實相當遠,鶴丸騎了一陣子才到。太陽漸漸大了起來,他背心裡都是汗,臉上卻很有欺騙性質的乾燥,讓人看不出他很熱。他也從未做過什麼防曬,皮膚天生就這麼白,怎麼曬也曬不黑,跟人拍合照總是明顯發亮,像個發光體一樣耀眼。

鶴丸等了幾分鐘三日月才來開門,他的衣服上有些水氣,頭髮半濕著,罩著一條毛巾。

「鶴怎麼突然來了?進來吧。」三日月一邊擦他的頭髮,看了鶴丸一眼,讓開了道路。不知為何鶴丸忽然覺得有點冷,似乎不太妙的樣子,搓了搓手臂邊走進去。

已經不是第一次進來這裡了,自從他被三日月老師盯上後,一個禮拜至少會過來一次,幫忙老師查一些資料或整理,做些雜事。

「三日月,我幫你買了早餐,是你愛吃的。」鶴丸隨手放到了桌上,像主人一樣自己就到廚房倒水喝,他快渴死了。

三日月顯然一點也不在意這些,被直呼姓名也好、行為舉止一點也不尊敬也罷,他還挺隨興的,鶴丸也很喜歡他這點,過來這裡也比較自在一些。

鶴丸癱坐到沙發上。

「一起吃吧。」三日月微笑著,將袋子裡的食物都拿了出來,「鶴丸?」

「嗯、嗯。」鶴丸打了個大呵欠,神色懨懨拿過自己那份,張嘴就咬。其實已經嚐不出什麼味道,只是慣性咀嚼幾口,吞下去,一點也不享受,而是把它當作任務那樣在做。

相較之下,三日月的姿勢就相當端正。他的背挺的很直,只是吃東西也能讓人感受到那股優雅,不疾不徐、泰然自若,光看著就讓人賞心悅目。

 

三日月轉頭看向那個總是突如其來做出各種意料外舉動的青年,如今卻相當沉默,其實開門時第一眼看到他,三日月就知道這人肯定又玩通宵了。

否則也不會在晚點有他的課的此時此刻過來,討好似的送上早點。

真可愛……三日月輕笑了一下。

鶴丸國永總是輕而易舉就能攫走三日月的一切視線。

第一次看到鶴丸的那天,鶴丸轉頭跟他的同伴聊天,不知道聊到了什麼而哈哈大笑。他的笑容狡黠,眼眸明亮而清晰──那是一雙乾淨的眼睛,就像高掛夜空的滿月一般,明黃圓潤又溫柔,無形中吸引著眾人的目光,能攝人心魂。

三日月就這麼被吸引了,毫無疑問又心甘情願。

緊接著被他發現鶴丸總是在他的課上遲到、睡覺、忘交作業。

三日月很受學生們歡迎,不僅因為他的好脾氣跟好容貌,也因為他出色的教學一致受到學生好評。但三日月又特別不留情面,點名三次未到必當,不及格也一定當,就算考五十九分來求情都沒用。雖然他沒有特別說明在他課堂上睡覺或玩手機的人有什麼下場,但漸漸大家也知道了,老師當下不會說什麼,卻會在之後給予「特別照顧」,讓人又喜又怕,彷彿搭雲霄飛車那樣刺激。

因此通常不會有人來挑戰三日月的權威,偏偏鶴丸似乎什麼都做了。

對於三日月來說,這簡直就是瞌睡都有人送枕頭,掉下天大的好事,他怎麼可能還不好好把握呢?

 

鶴丸揉著眼睛,早餐都被他硬塞進肚子裡了,眼皮卻在向他抗議,眼睛也痠疼得讓他揉個不停,相當不舒服。

「別揉了。」三日月突然將手掌蓋上他的雙眼,鶴丸嚇了一跳,僵住了身體。三日月手心的溫度微涼,發燙的眼皮被蓋上一層清涼,頓時就被安撫了。

鶴丸放鬆了自己,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他抓住三日月的手,撒嬌一樣不自覺湊前蹭了蹭。

三日月笑了幾聲,感覺身邊的人變成了小動物那樣可愛,還真是無時無刻不給予他驚喜啊。

鶴丸突然就頓住了,他默默放開了手,眼睛看不到就能催眠自己剛才什麼事情也沒發生……簡直無法直視剛才的行為,好想找洞把自己埋起來──鶴丸用力槌了下沙發。

三日月又悶聲笑了起來。

「別笑!」鶴丸惱怒,突然跳了起來,怒瞪過去。

兩眼紅通通的,委屈的像兔子。

三日月像往常那樣笑,勾著嘴角,他拍拍鶴丸的頭。

「還有一點時間,先去我那邊睡一下吧。」

「咦?」鶴丸已做好戰鬥準備,連起手勢都擺好了,三日月卻這樣不鹹不淡化解他的攻勢,讓人好生沒力。

同時他也開始感到疑惑,他們有這麼熟嗎?畢竟三日月是個隱私觀念極強的人,鶴丸還從沒進去過他的臥房。不過他也不打算拒絕就是了。

「那我就不客氣啦!」鶴丸隨著他走進去,大致看了一下,房間內其實相當乾淨,擺飾也很簡單,乾淨清爽。

「睡吧,時間快到了我會來叫你。雖然只能睡一點時間,不過看你黑眼圈都要冒出來了,還是多少休息一會吧。」

三日月怎麼突然變這麼囉嗦?鶴丸朝他嗯了一聲,直接在本人面前躺了上去,本以為還要花些時間才能入睡,沒想到很快就睡著了。

 

自然醒來時已經快接近上課時間了,再不出門可能就來不及了。這一覺的睡眠品質超乎想像的好,鶴丸只覺得精神飽滿,似乎很久沒有過這種感覺了。他在這張雙人床上滾來滾去,實在是很舒服,頗有點依依不捨,直到三日月聽見聲響走了進來。

「鶴呦,醒了嗎?」

「唔……沒有,我還沒醒……ZZZ……」鶴丸不知道怎麼了,身心都變得很放鬆,人就放肆了起來。他猛地躲進被窩裡,將被子拉到頭頂蓋住全身,很假的裝睡。

三日月輕笑了一下。

於是鶴丸感覺到床邊有重量壓了下來,三日月要拉開他的被子,被鶴丸緊抓不放,他拚死抵抗、抵死不從、堅決不離開這個舒適的暖窩──三日月鬆開了手,鶴丸正在為自己的勝利得意時,被子唰得一下被人拉開!

兩人的視線突然撞在一起。三日月眼睛裡都是笑意,他低著頭看他,垂落的髮絲快碰上他的臉──

好近……鶴丸的心跳忽然狂跳起來。

鶴丸支起上身,被蠱惑一般湊近了三日月,嘴唇幾乎要貼上他的,卻遲疑著不敢動作。

他似乎聽到三日月嘆了口氣。

「唔!嗯……」三日月按住他的後腦勺,炙熱的氣息瞬間席捲了他,唇與唇之間緊密碰觸在一起,鶴丸猶豫著摟上他的脖子,不到幾秒卻開始主動吮吻。

唇舌交纏、耳鬢廝磨,三日月含著他的嘴唇,細細品味,像在品嘗什麼美味佳餚,舌尖描摹著他的唇形,將整個唇勾勒一番。三日月吻著他,時而輕柔時而重磨,鶴丸幾乎不知道該怎麼呼吸,稚嫩得像個新手,直到肺裡的氧氣快要沒有時才被仁慈地放開。

鶴丸喘著呼吸,嘴唇紅腫,散發著水澤,臉像要燒起來一樣紅。

 

三日月捏著鶴丸的下巴,大拇指摩娑著鶴丸的唇。他喜愛這個地方。

對整體純白得驚人的鶴丸來說或許嘴唇就是他少有的顏色之一,那抹紅色比起旁人還要更加鮮豔而吸引人,忍不住就會想要去蹂躪,讓它的顏色更加紅潤一點。

 

「清醒了嗎?看起來精神很好呢。」

「嗯?啊、喔……其實我在作夢?……」

三日月微笑的樣子為什麼看起來不太妙?

「喂!什麼──」突然被連人帶被地扛了起來,視角迅速轉換,鶴丸的胃被三日月的肩膀頂著,都快吐出來了。

「三日月!我醒了!我真的醒了!嘔……」鶴丸摀住嘴巴,雙腿不停掙扎,三日月卻完全不受影響,就這樣把他扛走。

平常總是見三日月穿西裝,襯衫下擺扎進西裝褲裡,身材顯得精瘦,就沒想過他會這麼有力氣!

而且這是剛接吻完的師生的正常發展嗎?怎麼想都不對啊!

想起剛才入迷的自己,鶴丸又有些懊惱。他的臉頰依舊發燙,怎麼也平靜不下來,心跳得好快。

完蛋完蛋──他從沒想過會變成這樣啊。

鶴丸摀住自己的臉。

 

還好從房間到客廳也就一小段距離,鶴丸被放到了沙發上,幾乎不敢跟三日月對視。

上課時間快到了。

「三日月……」

「嗯?」三日月拿了紙巾替他擦擦嘴,整理凌亂的頭髮跟衣服。鶴丸僵硬著身體被他動手動腳,說不出的彆扭,但心裡冒出的甜蜜又是怎麼回事?

「我……嗯、我那個……」鶴丸有點結巴,他已經許久沒這麼緊張過了,一下子看向三日月,一下子又飄過視線,啊──!這樣子根本不像我啊!

 

鶴丸猛地站了起來,他俯視著抓住三日月的衣領,展現前所未有的強勢:

「──跟我交往吧!三日月!」

三日月愣了一下,「噗、哈哈哈……鶴呦……你真是……」三日月伸手將鶴丸拉了下來,鶴丸很快就跌坐在他身上,被他摟緊了腰。

「這才是我要說的。」

他又吻了上去。

 

 

今天三日月老師難得遲到了,同學間為此一陣喧嘩,卻又在他的抬手示意下恢復安靜。

「那我們現在翻開課本第五章……」

鶴丸是偷偷摸摸從後門溜進去的,燭台切幫他留了位置,見到他便慶幸又小聲地說:

「還好三日月老師今天也遲到了,似乎沒打算追究,鶴丸你下次可不能再這樣了……」

連大俱利也看了過來,鶴丸不禁摀住嘴唇,總覺得似乎被他發現了一樣。

「嗯、嗯……」鶴丸隨意點頭,將背包放好,拿出了課本。

他抬頭看向講台,三日月恰好看著他,對他笑了一下。那笑容比往常都還要燦爛幾分。

鶴丸的臉倏地又紅了。

 

 

END



想寫友情以上戀人未滿、師生之間dokidoki的禁忌之戀><(什麼形容)

設定是三日月→→←鶴丸

鶴丸可能在一開始也就心動了,只是要接近一個老師還是會有些障礙吧

這時候如果作為問題學生(?)被特別關照就顯得合情合理了

大概是這樣的想法XD


恭喜三日鶴企劃公開!!

迫不及待就放上來了・*・:≡( ε:)

评论(2)
热度(67)

© 柚木則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