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彈帝/瑞金/狗崽

【數字松】羽翼

非常喜歡小蚵的這張數字松!!所以努力朝那邊寫了;;;;;;

◆圖片點我(裡面有其他CP請注意一下><)

黑化向注意……?可以接受的話請繼續

 

巨大的翅膀從天而降,掉落一片羽毛恰好落在一松臉上,限制了他的視線,眼前只剩一片雪白──

白色的,白色的,白色的,白色的……

白亮得晃眼,就像直視太陽那過度熾熱的色彩,讓人眼眶流淚。

十四松從天而降。帶著那過分燦爛的笑臉。

「哥哥──我來找你啦!十四松來了喔,嘿嘿。」

 

 

「啊討厭啦,是不是快要下雨了?」

「真的耶,你有帶傘嗎?要是淋濕就不好了呢……」

幾個女高中生擋在便利商店門口談話,一松感到些許煩躁。

他一言不發站在那裡,只用陰沉的目光看人,直到其中一位同學終於發現她們擋到其他客人的出入,這才連忙讓道。

一松拖沓著拖鞋離開,駝著背顯得有氣無力。他也抬頭看了眼天空,隨後便不感興趣地垂下眼。

沒什麼特別的,灰灰沉沉,都是一貫的陰暗。他要回去了。

 

雨滴漸漸落了下來,細密的雨幕落在眼皮上,很干擾視線。一松只得瞇起雙眼,渾身都是黏膩的感覺,他加快了腳步,提著的袋子跟著一晃一晃,露出裡面的貓罐頭。

一松拐進雜亂的巷子裡,裡頭放了太多雜物,不時倒是有貓出沒,一松便時常過來。然而他並沒有停下,意外俐落地跳過了圍牆,出現一片空地,蓋著好幾棟相連的灰樸屋子,既老舊又髒亂,價格卻很便宜,一松便住在這裡。

一松走上樓梯,這裡甚至沒有電梯,隔音很差,偶爾能聽見一些曖昧的晃動跟喘息。一松一步步上了五樓,他走進最角落的一間房,從口袋掏出鑰匙,插入鑰匙口轉動,就聽見門後傳出一連串混亂的碰撞聲。

乒乒乓乓,大概不少東西都掉了,但一松不太在意。

門被人推開,一松連忙退後,閃避撞過來的門。十四松撲了出來,睜著閃亮亮的雙眼、滿臉期待,「啊哈、哥哥歡迎回來──」

被猛力的撞擊推向身後的牆,一松悶哼一聲,暈眩了一小段時間。他站穩腳跟,接住了十四松的重量,垂眼看他。

「我回來了。」

一松揉揉十四松柔軟的頭頂,抱著他的手又緊了緊。

他還提著便利商店的袋子,混亂中也沒放手,兩人一起進了房裡。

「哥哥拿著什麼?」十四松問,現在掛在一松的背後。

「買給你吃的。」

一松將東西放上桌,赫然是四罐不同口味的貓罐頭,再沒有其他東西。

十四松:「……」

十四松從他背後下來,「哥哥的朋友不在嗎?」他左右看看,也沒看到那熟悉的黃色身影。

轉回頭就見一松盯著他,垂著眼。

「是買給你的。」

「啊哈是我的!」十四松撲上去抱住了那袋罐頭,眼珠子一陣亂轉,嘿嘿笑,滿臉迷亂,臉頰卻紅了起來。

一松看的很滿足,嘴角勾起圓圓的弧度,像貓嘴那樣抿著。

一片和樂。

喵嗚……超能貓從陽台一跳而過。

 

十四松的羽毛從他們相遇第一天就不斷掉落,如今只剩光禿禿的肉翅,看著很滑稽。不僅如此,十四松還時常控制不住自己,總是突然就張開了翅膀,猝然將屋裡的東西撞落,易碎物品幾乎被他弄壞,被換上耐摔的材質。

一松一點也不在意這些,只要十四松回來了就好,他們就能繼續像以前那樣在一起。其他都不重要。

就算其他兄弟消失了也無所謂。

 

一松眼神變得空白。

 

「最──喜歡一松哥哥──了!」

「嗯。」

聽著十四松的強調,一松回過神,他拉起十四松,捏著下巴吻了過去。

十四松的嘴唇柔軟又溫熱,這是真實的、可以碰觸的。一松含吻著他,嘴唇被他吮吸得更加鮮紅,他的手不自覺用力,十四松被捏痛了下巴,卻沒表現出來。

不論經過多少次,十四松仍學不會在接吻時用鼻子呼吸。

他傻氣地張開嘴,被人輕而易舉入侵了舌頭。一松將十四松的呼吸攪成一片紊亂,舌尖舔弄了他口腔內任何地方,將那裡沾滿他的氣味,宣告他的地盤。

十四松幾乎上氣不接下氣,很快便因為缺氧而癱軟,被一松撈住了身體,放過他。

十四松總學不會,一松就樂意一次又一次地教他。

 

啊……怎麼辦。情慾輕而易舉就被挑起來了。

一松想著。

卻什麼也沒做。

 

雨下得很大。

稀哩嘩啦,該慶幸就算這裡老舊卻也沒有漏水的困擾,然而一松還是感到非常難受。他埋頭在十四松懷裡,被團團抱緊,輕盈的翅膀蓋著他,溫熱的體溫便讓人感到十足的溫暖。

 

閃光一瞬而過,將一松的臉照得慘白。閃電轟隆隆響起,一松蜷縮地更嚴重,身體微微顫抖。很……痛……好像在譴責著他,心臟痛得不像是自己的,是被人硬生生挖出來又塞了一顆新的進去,充滿排斥。

一松抓緊了十四松,嗚咽一聲,眼淚被逼出來。

快點放晴了就好,快放晴吧……

十四松只抱緊他。

 

十四松什麼也不問,他也什麼都不說。

其他兄弟現在在哪裡呢、為什麼沒住在家裡呢、怎麼不回去看看爸爸媽媽呢……諸此類的問題,完全不存在於他們的對話之中。

或者說就像是被禁語了一樣,只要這些念頭閃過,他張開嘴想要順口一說,卻完全發不出聲音,而且很快就被帶走了話題,久而久之也遺忘了這個部分,不再有人想起。

十四松的眼睛很乾淨、純粹,沒有半點陰暗。

明明是這樣子的人,為什麼還會消失呢……要消失的人應該是他才對。

 

一松在睡夢中囈語,十四松還醒著,眨都不眨眼地看著他。

天使其實不需要睡眠,也不需要呼吸。

因為他們本來就已經不是活著的了。

 

這一切不過是自欺欺人。

 

松野家六子加入了黑道。

似乎也沒什麼特別的理由,某天就這樣自然開始了不尋常的生活,抄起了木棍、揮舞著球棒,從最底層開始往上混,從一開始只是威脅人,到後來開始見血、拿刀槍,生活質量不斷的上升,他們的吃穿用度越變越奢華,各個變成了西裝禽獸,爛得沒邊。

地盤越做越大,規模卻始終只有他們六人。自以為是這一區的老大,終究還是免不了被踢館、尋仇找上門,這一次能順利解決,卻也總是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受的新傷又覆蓋過舊傷,他們表面光鮮,內裡早就腐爛,或許大家都有過後悔的念頭吧。

 

究竟怎麼變成現在這樣、這之類的問題都已經毫無意義。正因為難以回頭了,想這些還有什麼意義呢?

只能往前看,直到走入了深淵,讓一切都自然結束掉。

 

『反正我們總是會在一起,是吧?』おそ松手指磨了磨鼻子,笑得很率性。

『我會保護你們的,my dear brother!』カラ松撥了撥頭髮,靠在吧台上耍帥。

チョロ松冷靜地推了推眼鏡,『白癡長男,誰想跟你一起死啊?』

十四松站在一邊張著嘴,眼睛不知道又亂轉到哪裡去,他也出聲附和,『啊!是!』

トド松無奈地看著他們,『能不能可靠一點呀,哥哥們?』

一松冷眼不語,站在眾人中間。

他們就像是五角星星。

 

緊接著五角失去了一角,大家都很失落,過段時間又失去了一角,星星黯淡了不少,再不到多久,連星星都算不上了。

一松是最後被留下來的那一個。

他孤獨地守著他們的地方,終於也受不了了。

 

然後十四松出現了。

 

 

時鐘指向四點。雨已經停了。

十四松站在窗邊,微弱的月光照著他,這地方連路燈都是壞的。

身後張開的翅膀赫然是黑羽,幾乎隱藏在黑暗之中。

 

十四松嘆了氣。

「一松哥哥,我本來是想……」一陣狂風吹了進來,似乎在無形中催促著他,十四松抖了抖翅膀,時間快到了。

他蹲了下來,靠在一松身上。一松的睡姿顯然是不安的,蜷縮的像個嬰兒,皺緊了眉頭,看著就讓人心疼。

真是個讓人擔心的哥哥啊。

還是捨不得帶走呢……

 

「一松哥哥,再見。」

十四松在他眉頭輕輕一點,帶走了一些東西,身體頓時化成了煙霧,消散在空氣之中。

 

日頭升起,熾熱的陽光照進這個小小的房間。

一松眉頭一動,眼皮顫抖著,迷迷糊糊睜開了眼睛。他半撐起身子,左右看了看,人怎麼不在?……

「十四松、唔……!」他抱住了頭,感覺像是喝醉了的隔天頭痛欲裂,記憶在腦海一片瘋轉,被掩蓋在茫茫黑霧之下,讓人似乎記得又不記得。

「……十四松是誰?六子?什麼鬼東西……」

 

一松搖搖晃晃站了起來,勉強倒在桌邊。

三個貓罐頭疊在一起,整整齊齊,又如此顯眼放在正中央。

 

「……嗯、嗯?啊,昨天是去餵貓了吧……剩下三個啊。」

一松自言自語地抓起了袋子,將貓罐頭全放進去,急切地出了門。

 

雖然他連自己為什麼急切都搞不懂。算了……無所謂。

 

砰的一聲,門被關了起來。



END

评论
热度(11)

© 柚木則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