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彈帝/瑞金/狗崽

手機發文試試,但用APP只能發圖片嗎……?
小三日鶴超可愛,怎麼拍也拍不膩^_^

「三日月,你在做什麼?」
鶴丸走進他的房間,看見三日月坐在裡頭而愣了一下。
「沒事就不能過來了嗎?」三日月從他進門後便看向他,臉上帶著微笑,面容仍是那麼閒適,卻欲蓋彌彰得將東西往後藏。他端正地坐在那邊,一舉一動皆是優雅,方才卻正摺著鶴丸的衣服。

……雖然摺的不怎麼整齊。鶴丸還是看到了。

「看見你摺衣服的樣子真是嚇到我了啊。」他笑了一下,邊脫下了羽織,打算晚點拿去清洗。

鶴丸剛出陣回來,受了點輕傷,臉上被割出一道傷痕,仍滲著血珠。白色衣裝沾了血還未換下,他的身體還疲累著,便坐到三日月的旁邊去。

「怎麼會呢?我這裡可是隨時歡迎你的。」
「怎麼還沒手入?」三日月輕柔地拭去那些血痕,「我去拿點傷藥過來吧。」他說著就要起身,被鶴丸按住了手。
「嘛,手入室暫時滿員,只是點小傷我晚點過去就行了。別忙了。」

「那就聽你的吧。」看著鶴丸的樣子確實不像在勉強,三日月嘆了口氣,那件亂糟糟的衣服還藏在他身後呢。

就算已經被知道了仍然不想被看到這麼沒用的一面啊。

「鶴啊,靠過來一點。」

「嗯?怎麼了,這還不夠近啊?」鶴丸調笑著靠近他,主動吻上他的唇。三日月側著臉,享受鶴丸難得的主動,眼底的三日月有著最為美麗的光輝,笑意盈盈。
三日月按住鶴丸的後腦勺仔細地親吻,將他抱入懷裡,纖瘦的腰很輕易就能圈住,似乎多用點力就要折斷似的,總讓他不自覺放輕了力道。三日月簡單地吻著他,將鶴丸的唇型描摹了幾遍,含住他的嘴唇,卻不似以往霸道得連他的呼吸與唾液都要掠奪,溫柔得令人沉迷,鶴丸抓住他的肩膀,滿足地嘆息。

三日月停了下來,兩唇間仍牽出一條銀絲,他抹著鶴丸顯得紅潤的唇,眼神暗了下來。

「休息吧,我晚點叫你。」他讓鶴丸枕著他睡,鶴丸雖然訝異倒也喜歡如此。
「不繼續嗎?」鶴丸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其實他都做好準備了,聽著三日月低低回答了一聲,答案是肯定的,睡意便跟著襲來,他懶洋洋打著喝欠,「那就麻煩你啦。」
「不麻煩。」三日月笑著說,揉著鶴丸的頭。
自從兩人成為戀人後,三日月總會做些讓人意想不到的舉動。
像是幫鶴丸洗衣服,幫他整理房間,帶他出去約會。
雖然後果經常是衣服沒洗乾淨、房間變得更加混亂、出門卻不知迷路到哪去,每每在三日月嘗試這些他所不擅長的事情時,鶴丸從來都是大笑著又一如既往地陪伴。他教三日月怎麼使用洗衣機,教他如何分類物品收拾,在兩人迷路時享受那難得的氣氛,走在荒郊野外就像全世界只剩下他們兩人一樣,握緊彼此的手,溫熱的掌心相扣。即使世界毀滅也都無所謂了。

這是多刺激又浪漫的冒險啊。
「三日月你說,你有什麼事情是擅長的?」
「哈哈,大概就是讓人照顧吧。」
「什麼啊,那也能叫擅長嗎?」
「嗯,脫掉鶴的衣服我倒是很擅長呢。」
鶴丸臉一紅,惱羞成怒,撲上三日月打算毆打一番,被他一把抱住。三日月埋頭到他的肩窩,髮絲掃過他,像被羽毛撓過一樣。
「鶴生氣的樣子也還是那麼吸引人呢,真想把你關起來不讓其他人看見啊......」

「難道這裡有其他人嗎?」

「嗯。」三日月嘆了氣,「也是,我們就別回去了吧。」

「你在哪裡我就在哪裡。」鶴丸笑著說。

他不會拒絕的,三日月卻才是真正不可能做到的人。

他怎麼可能捨得圈住他的羽翼,不讓他飛翔呢?鶴丸恣意的笑容可是他最為喜歡的。

「回去吧。」鶴丸親了他一口,三日月有些愣住。

「不是迷路了嗎……?」

「哈哈,你迷路了我可沒迷路啊。」

「……」本來還想多獨處一點的。

三日月的算盤被打得落空,只好心碎地求抱抱求安慰,鶴丸只覺得好笑。

真以為他相信他是真的迷路了啊?騙小孩呢?

评论(5)
热度(15)

© 柚木則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