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彈帝/瑞金/狗崽

班金點文

夜里的點文~

一篇小短文。


「來吧,下來。」班突然不知道抽什麼風,輕挑地勾著嘴角對他露出後背,兩手放在背後像是要托住什麼的手勢。

「你沒有被背過吧?我來背你啊。」

金陡然飛遠,在狹小的房間裡勉強空出一段安全距離,警惕地盯著班。不知道這人是不是喝酒喝傻了,突然之間說什麼胡話,還要不要睡了?

「咱對這個可沒有興趣,更何況要背也不會是你背!」

「原來你想背我啊。」班打了個呵欠,忽略了金惱怒大喊「誰要背你」的話,意識不太清醒,耐著性子:「乖,下來,別鬧彆扭了……」他坐在床上懶得動,卻也不是沒耐心陪他耗,然而他身上都是酒氣,金壓根不想靠近。

如今兩人被團長安排在同一間房間就寢,床卻只有一張,向來都是被班佔據著睡的,難道今天良心發現?

不不,肯定又是耍咱的,不可被騙。他們之間有那麼多仇,想也知道是不安好心,咱睏了懶得跟他計較。

「咱要去外面睡。」

「哪來那麼多囉嗦!」班還是不打算耗了,腦門裡念頭轉來轉去混亂的很,也就不想放人離開這件事清晰,頓時列為眼下要做的第一件事。

班猛地竄了過去,速度快得驚人,金沒想到他忽然發難也嚇了一跳,靈活地躲了過去,班一次沒抓成就抓下一次,頓時貓抓老鼠般打得天搖地動,擾人清夢。

「你們安靜一點行不行!」底下有人抗議,或許是團長吧,金實在顧不得其他了。

「不關咱的事啊!」他大叫,驚險得又一次躲過,沒心思去想班到底發哪門子的瘋,他也很無奈啊!

啊啊、早該這麼做的──!

「清醒點行嗎蠢班!」金的武器在他的指揮下迅速變形,趁班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從後偷襲,尖銳的矛插入了班的胸口,才終於制住他的行動。

金擦了把汗,內心疲憊,慢慢飛近了班身前。

班平靜的嘴角忽然彎了起來,金這時察覺已經來不及後退,被班很快抓住了雙手。

「抓、到、你、了。」

他痞氣地笑笑,任由金怎麼瞪他怎麼掙扎也不為所動,先將嘴邊的血擦了,又將背後插著的武器拔了出去,才抱住了金,臉埋入他僵硬的頸窩。

「別鬧了,我很想睡,聽見沒有……」

班流出的血把兩人衣服都染紅了,金撇撇嘴,卻也不再做無用的掙扎,沉默的被抱著。班濕熱的鼻息都噴灑上他的皮膚,金不自覺聳起肩膀,覺得那地方有些癢,又像是有羽毛撓過他的心臟,心癢難耐,不知道是什麼心情,複雜地纏成一團一團,一方面卻漸漸放鬆了身體,兩人之間滿是平靜,沒人發出一點聲音,維持這不尷不尬的狀態良久。

金嘆了口氣,聲音放軟。

「喂,可以放了咱了吧?班?喂?你睡著了!?傻班你給我起來──!」

黎明曙光漸起,將滿天滿地的黑幕驅散,點點光輝閃爍金芒,一聲河東獅吼震醒屋裡所有人,卻唯獨一人呼呼大睡,鼻間冒泡。

金咬牙切齒,發誓總有一天一定會幹掉這個傢伙!

又是熱鬧的一天來臨。


评论
热度(31)

© 柚木則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