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彈帝/瑞金/狗崽

【三日鶴】戀心

校園paro

- - -


「鶴呦。」極淺的氣音就這樣貼在他的耳邊。鶴丸抖了一下,不知道是因為興奮才顫抖,還是因為三日月的手正放在他的腰腹上。

四周相當寧靜,開著空調的空氣裡仍有股沉悶的氣息,令人下意識止住聲息,一排排書櫃井然有序的排列,老舊的書本帶著獨特的氣味,影響了整個空間的氣氛。

 

鶴丸來到圖書館原本是想念書的,卻遇到三日月。

三日月手裡也是一疊厚重的資料,鶴丸看見他時只是簡單打了個招呼,正想繞過他離開,不料卻被尾隨回座位上。

「……」鶴丸無言看著三日月佔了他的位置,笑咪咪的,眼睛像是一輪彎月,拍了拍大腿。

……什麼意思?

 

鶴丸不得已坐在三日月的腿上,似乎有些戰戰兢兢,他低頭假裝認真念書,時不時察覺到他人投來的視線。

這真的太奇怪了。

那些視線裡不乏譴責或不太友善的意味,有些人更是赤裸裸傳達出「該燒」的憤恨感,鶴丸只想說,事情真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他跟三日月明明沒有任何關係。如果有也應該只是曾經嚇過人的一方,以及曾經被嚇但沒有成功的一方。

可偏偏從此鶴丸就被三日月纏住了,他真的不明白原因。

如果是在報復他當初打翻了他的茶杯,那麼未免也太小心眼了吧?

 

「三日月……你不忙嗎?」

鶴丸過了一會才轉頭提問,他是真的有點受不住了,不論是面對外人的輿論,還是因為與三日月如此貼近、如情人一般的親密行為。

而他一回頭,卻幾乎要碰觸到三日月的臉,就像是主動湊近吻他。三日月被鶴丸無意間的動作所取悅,喉嚨因為笑而震動。

雖然好像也有點難過吶。

「鶴呦……這麼討厭我嗎?」三日月愉悅地收緊了鶴丸的腰,將鶴丸困進懷中,背脊幾乎緊貼在他的胸膛上。氣息就這樣吹入鶴丸耳中,不一會耳尖便漸漸發紅,三日月看著這般美味的鶴丸,又極細微地笑出聲。

「不,但是、有點困擾……」鶴丸的聲音有著不易察覺的顫抖,三日月的手探入衣服底下捉住了他的腰,猛然接觸到另一個人的體溫讓鶴丸抖了一下。

而且很癢……很敏感。

 

「喂、喂……三日──」

三日月的手摸到他肚子,只有精瘦的肌肉,沒有意想中的柔軟令三日月感到遺憾,硬邦邦的腹肌只能讓他反覆撫摸,戳了也不會有凹下去的可愛反應。

「唉……」

三日月嘟嘴,這真是太遺憾了。

「不要裝可愛!你這個色老頭!」鶴丸終於快控制不住聲音。

「這可真是傷我的心啊。」

 

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的談話聲太惱人,即使保持著低聲依舊會對安靜的場所造成影響,如同細碎的噪音,終於有同學過來提醒他們保持安靜。

 

鶴丸簡直想找個地方埋了自己,他下次大概會避開這層樓的座位了。

「哈哈。」三日月的笑聲非常不合時宜。

 

研究生有只提供給他們的研究室,三日月一開始就申請了,鑰匙就在他手中。鶴丸也被他拉了過去,被迫幫忙搬一大疊的資料。

關上了門,這裡有隔音效果,鶴丸終於敢放開聲音說話,隱隱卻帶著一股無力感。

「可以了吧?可惡的臭老頭。都搬過來放這裡了,那我要走了。」

「喔呀?想走去哪?你的書在我這裡哦。」

「你!什麼時候……!」

「哈哈哈。」

三日月的笑聲在鶴丸聽來就像是挑釁。

「還我!」

鶴丸搶了書就要離開,門把剛被他轉動,三日月卻忽然從背後壓住了他,穿過他的腋下伸手鎖上門閂。

三日月完成了這個動作後卻沒有放開他。

 

「鶴。」三日月的聲音難得有些低沉,像是終於忍耐不住,久未逢甘霖導致的乾渴,聲音下沉了許多。

他一直收不到鶴丸的回應,即使他提示的這麼明顯。

 

「還要繼續裝傻嗎?鶴。」

「哈哈。」這次換鶴丸乾笑,「說什麼呢?這可真是嚇到我了——」

「是嗎?」三日月笑了。

「那麼要試試其他的驚嚇嗎?」

「什麼、唔!……」

鶴丸忽然被三日月轉過了身,腰被用力攬了過去。三日月的眼神暗沉,就像是要下雨的夜,月亮都被遮掩的看不見。

「三日月!」

三日月抬起鶴丸的下巴吻了過去,兩張嘴唇相貼,柔軟又溫熱得碰觸在一起。

三日月吮吸著鶴丸的唇,壓制住他的反抗,他的吻霸道得就像帝王巡視自己的領地,鶴丸漸漸平息了掙扎,口中發出「嗚嗚」的聲音,幾次忘記呼吸令他差點收不到氧氣而窒息。

「嗯……」口腔被三日月佔據,三日月纏著他的舌頭,濕濕滑滑的,交換著另一個人的唾液,這可是相當親密的行為,鶴丸竟不感到噁心。

 

心情太過複雜,鶴丸一時之間竟覺胸腔裡沉悶的令他害怕,那樣患得患失的心情他再也不想體會了……

 

「……」

鶴丸用力推開了三日月,就像要哭了一樣,三日月愣住了。

「鶴、」

「閉嘴!」鶴丸打斷他的聲音,急急擦掉一兩滴落下的淚珠,完全不受他控制就這樣出現了,令他相當尷尬。

 

「三日月,請不要捉弄我。」

鶴丸的語氣是前所未有的認真。

 

 

 

只是想寫寫這樣子的三日鶴!

雖然也很想寫寫後續呢,但是,總覺得鶴丸應該會舉起驚嚇大成功的牌子對我們說:「嚇到了嗎?嚇到了嗎?」

爺爺很傷心:竟然被鶴拒絕了TT

鶴丸:好啦,都幾歲了還哭

之後爺爺就可以跟鶴丸領取演戲的酬勞了。

爺爺:甚好甚好^^

评论(8)
热度(61)

© 柚木則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