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彈帝/瑞金/狗崽

雷巴斯小片段

斷斷續續寫的一些不成篇的小片段,毫無關聯XD想寫就寫了

這邊好久沒更新了……混更((。

正在寫一篇初期雷巴斯,希望晚點就能發(希望)


「嘖嘖,你看看你的翹臀。」

巴斯蒂毫不客氣在雷修屁股上打了幾下,聲音響亮,手感好得很,他胡亂捏起來,也沒想過對方會不會生氣。

雷修理當回敬一番,他不動聲色的在巴斯蒂屁股上色情揉捏,手指不時摩擦過那道縫隙,甚至是男人敏感的部位。若非褲子還好好穿在身上,巴斯蒂真以為他當場就要來一發,不禁僵住了身體。


「乖一點。」

雷修慢條斯理地從巴斯蒂身上起來,順便整理了發皺的衣服。剛才巴斯蒂耍了手段,讓他一時不察便被壓在巴斯蒂腿上。從巴斯蒂戲謔的表情來看倒是相當喜歡他的「投懷送抱」。

只不過調戲不成反被調戲,馬上鬱悶了起來,甚至在他起身時不自覺退後幾步,拉開安全距離。


「你禽獸啊?之前怎麼沒發現小雷修有這一面呢,真是人不可貌相嘖嘖。」

很快調適好心情,巴斯蒂又笑嘻嘻地靠近他。

雷修仍然沒什麼表情,然而面目柔和,眼神裡都是溫柔。他在巴斯蒂臉頰上親了一口,又摸摸他頭頂,說的話卻怎麼聽就怎麼像流氓:「回去在餵飽你,乖。」



在巴斯蒂準備東西之前,雷修一直不知道巴斯蒂想幹什麼。他看著他搬來桌椅、鋪上桌墊,放上不知從哪找來的水晶球之後,才隱約了解了一些。


「你想做什麼?」

「做生意囉。」

椅子只有一張,雷修倒是有些吃味,想必巴斯蒂又想藉一些莫名其妙的手段跟女孩子接觸,肯定不讓他跟吧。


他正想走,卻被巴斯蒂攔住,問他要去哪裡。

「……回店裡?」

「回什麼店裡,想讓我穿幫啊?」巴斯蒂白了他一眼,「快快,坐椅子上!」

「?」


雷修一頭霧水坐上去,冰冷的鐵椅一瞬間讓他清醒不少。他看著巴斯蒂甩著一大塊黑布,不知道在鼓搗什麼,然後說了一聲「好了」。

忽然就坐到他的大腿上。


「!?」

「喂,留點位置給我啊!」

「才一張椅子就想讓兩個大男人坐一起,你是不是太異想天開了?」話雖如此雷修仍盡量往後移動,但仍半點空間都挪不出來。巴斯蒂放棄了,大方的就坐在雷修腿上,一點也不會覺得不好意思。


「腿要麻了……」

「哎!小雷修你怎麼這麼沒用啊!啊──」他的腰被用力掐了一下,巴斯蒂頓時齜牙咧嘴,「嘖」了一下又稍微往前挪了一點。


最後一個步驟了,巴斯蒂將巨大的斗篷罩在兩人身上,視線頓時黑暗起來。雷修剛想說點什麼,巴斯蒂眼尖就看見遠處一位年輕女子走來這個方向,二話不說立刻招呼過來。


「……」

「可愛的小姐!對對,就是說妳,要不要來試試占卜啊,很準的哦!」招呼生意的同時還不忘套人家的資料,隨口幾句就讓對方笑得停不下來,業務熟練的很。


「嘶!」

雷修不動聲色掐了他一把,巴斯蒂總算安分下來,一副正經的模樣去握人家小姐的手。



「我好想吃東西啊……嗝……人是不是寂寞的時候就會想一直吃呢、嗝……」

「你喝醉了,巴斯蒂。」

「這沒道理啊……憑、憑什麼你……就受歡、歡迎!我啊……最近拿到的那個女孩子電話……才約出來一次竟然就被……拒絕……嗝……」


「你太重了!給我好好走,不要賴在我身上!你有在聽我說話嗎?巴斯蒂?」

「……」

巴斯蒂頭整個垂下去,似乎一點力氣都沒有了,體重幾乎倚靠在雷修身上,如果不是他有好好托住腋下巴斯蒂大概已經倒在地上了。雷修又怎麼可能真的不管他。


輕嘆了一口氣,雷修稍微用點力就將人攔腰抱起,反正昏睡中的人也無法抗議,他就這樣一路忽視旁人的目光走到車旁,小心翼翼地讓巴斯蒂躺入後座。

睡得可真舒服吧?

雷修盯著他的蠢臉,大概想了些什麼又像是什麼也沒想,俐落關了車門,開車走人。


他帶巴斯蒂回他的住處,鑰匙他本來就有一把所以也沒有進不去的問題,巴斯蒂甚至常因為忘記帶鑰匙就打電話叫他來開門,使喚人一點也不會不好意思。


把人扛進去後就隨便放在沙發上,屋內一片狼藉,就算雷修很常替他收拾也是過不了多久就變亂。不管雷修講了多少次,巴斯蒂就左耳進右耳出幾次,完全不放在心上,美其名曰大男人的豪爽。雷修倒是想過把垃圾丟在他臉上,跟他說他這動作也是「豪爽」。


終究只是想想,他也做不出這種事來。他先大致收拾一次,費了些時間才讓巴斯蒂有乾淨的床可躺。如果他們只是一般的工作夥伴,那麼他做到這地步也算是仁至義盡了。可惜不是。


不僅僅是因為小時候認識而已,還包括這一路成長的陪伴,兩人無須言語的默契。他對他的包容似乎沒有極限,或許正是因為在這一段長時間中已經被磨練到等級最高的境界了吧。


「唔……哼嗯……水……」

巴斯蒂說得模模糊糊,連眼睛都睜不開,雷修還是替他倒了杯水,將水輕輕點在他嘴唇上。

雷修在這裡陪他,中途巴斯蒂還吐了一次,也是雷修扶他去廁所、替他善後,連衣服都幫他脫好。巴斯蒂有裸睡的習慣,雷修便只將被子蓋在他身上,而不是替他換上新衣服。


這下子天都快亮了,就算是雷修也難掩疲憊。

「我要回去了,巴斯蒂。」他輕聲說。

事實上他也不認為巴斯蒂會聽到,但就在他要走時卻被巴斯蒂抓住手,他回頭,巴斯蒂半睜開眼:

「睡這吧……」他無力得拍了拍旁邊,甚至挪動身體空出更多空間來,「都幾點了回去多麻煩……」


「嗯。」

雷修的領帶一早就解開了,但他也把襯衫最上面那幾個鈕扣解開,抽掉皮帶,似乎是要留下來的模樣。巴斯蒂買的是雙人床,兩個大男人躺在一起也不至於空間不夠,而在雷修躺下去時巴斯蒂便靠了過去。


雷修攬住巴斯蒂的身體,就這樣睡了幾個小時。等他自己設的鬧鐘響起,巴斯蒂已經不在這裡了。


「……喂?」

「哦小雷修,終於起床啦?還以為你不會接啊!」

「什麼事?」

「沒什麼,昨天謝啦!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哈哈,我現在在哪?哦,我想玩個幾天在回去,到時候在帶土產回去——」

電話斷了。


雷修回到了醫院。縱使他今天沒有門診也想著到那裡看看,他們便利屋可沒有自己的辦公室,真要說一個固定點也就只有Nowhere了,但他今天並沒有過去的念頭,儘管老闆泡的咖啡確實很好喝。


雷修曾經跟他交往過一段時間,所有戀人能做的事他們都做過了。包括牽手、接吻,甚至做愛。巴斯蒂是自己甘願躺在雷修底下做為承受的一方,每次做愛都特別主動,或者直接引誘雷修,還是撲倒他自己坐上去也是發生過的。當然他們的交往並不只有性慾,雷修特別喜歡親吻他,嘴唇也好,臉也好,身體也好,他的吻包含了愛意與溫柔,巴斯蒂會一邊笑一邊抱著他,投入得到最後都吸不到氧氣。



「來~啊──」

「你不會想往我鼻子塞吧?」

「怎麼會呢哈哈,吶吶,快張嘴!」

巴斯蒂硬將蛋糕抵在雷修的嘴上,奶油都沾上去了,還一直往前推。


正當雷修放下懷疑,將注意力集中在叉子上的蛋糕準備張嘴吃下的時候,巴斯蒂迅雷不及掩耳的突襲,將手上整盤蛋糕用力往雷修臉上砸。雷修很快退後卻仍躲避不及,至少衣服是完蛋了,臉上不說也是慘狀。


「哎呀小雷修你怎麼這麼不小心──」

「……」

「哈哈你們搞什麼啊?」

奈斯這時候才看過來,紫倒是已經先一步將沾濕的手帕拿過來了:「雷修你先多少擦一下吧。」


雷修看向眾人,他接過紫遞來的手帕將奶油擦了一點,隨後將目光集中在巴斯蒂身上。他沉聲道:「我看我們還是先回去好了。」

「哈?小雷修先回去就好啦,我就繼續待……哇靠!」雷修將手上那堆奶油往巴斯蒂臉上抹,手帕也不知不覺掉在巴斯蒂的衣服上,雷修隨即趁巴斯蒂咒罵時將他整個人扛起。

「衣服我會處理好在還回來的,那我們先走了。」


「喔……路上小心啊。」奈斯朝他們揮揮手,巴斯蒂不管怎麼動都掙脫不了雷修的控制,紫還貼心地替他們開門。

「衣服什麼時候還都可以。」

「謝了。」

「喂!我的意願呢!?」

雷修剛好攬著他的腰防止他掉下去,他又抓緊了些。



5(動物化)

巴斯蒂的尾巴嚴重擦傷了,皮膚被磨了一塊下來,流著血,讓他痛得忍不住掉眼淚。

雷修不在這裡。他還記得上次受傷時,雷修是如何溫柔得替他上藥與繃帶,邊罵他不小心,邊心疼得眉毛都皺緊了。巴斯蒂那時候本來還在痛的,看到他那副模樣卻覺得好笑,喂,痛的人是我好不好,你看你露出什麼表情啊?


雷修包紮完便把他抱進懷裡,小心翼翼避開了傷口,臉埋在他肩膀上,差點讓巴斯蒂以為他哭了。

「沒事啊,我沒事啊小雷修,你哭了啊?」

「……閉嘴。」聲音稍微有點怪怪的,然而他沒感覺到肩膀是濕的,大概是沒哭吧。巴斯蒂在雷修頭頂親吻了下,被抱得更緊了。


嘖,沒有我的話你要怎麼辦啊?那時候巴斯蒂這樣笑著說,雷修沒有回應。巴斯蒂原以為是雷修需要他,可事實上當雷修離開,他才驚覺當那些習以為常的溫柔消失時,他有多痛。

明明一個人也可以的,自己包紮完不就好了嗎。但受傷的地方仍然滲著血,連以前受過傷的地方都隱約疼痛起來。

他草率包紮的結果是傷口更嚴重了,但他不喜歡看醫生,因為雷修就是醫生。為什麼不好好處理呢,或許也有些賭氣的成份在吧,為什麼這時候你偏偏就不在。那我就要讓你心疼死哼哼,痛也要一起痛,不是你說過的話嗎?



在巴斯蒂那次手術結束後成功活了下來,雷修站在他床邊哭成淚人兒,或許從這時候開始巴斯蒂便有了預感。他笑了起來。

「小雷修你也哭夠久的──嘛,好吧,我就特別帶你去我的秘密基地。」

「秘……密基…地?」

「記住不能對其他人說啊!我就只帶你去,聽懂沒?」

「嗯……嗯!」

雷修好不容易才停止哭聲,他用手抹掉眼淚,有點丟臉又不知所措,但巴斯蒂把他叫過去,讓他坐在床緣陪他。


他們開始聊天,意外地聊得很起勁,像是怎麼講也講不夠,直到雷修必須離開時還覺得不捨。

「我明天會再來看你的,巴斯蒂。」

「好啦掰啦──」

「掰掰!」

然而隔天一到,雷修卻找不到巴斯蒂了。醫院說,從來沒有這個人來就醫,也沒有做過這個手術,這怎麼可能呢?

他才不相信。



「小雷修你屁股真翹,腰也很細吶!」

「哪裡,比不上你裡面緊。」



結束

评论
热度(19)

© 柚木則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