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彈帝/瑞金/狗崽

【雷巴斯】寫手畫手CP問卷

跟蒼桑玩了一次問卷^q^

完整問卷見此:http://www.weibo.com/5131337287/BdQfhdu4a#_rnd1405498392604

以下是我的文字部分XD


「哈啊……好睏。」

巴斯蒂癱在桌子上動也不動,眼皮一直往下掉,完全打不起精神。

「誰讓你通霄打電動?就算今天沒委託也不能這麼做,對你的身體可是……」

「啊知道了知道了!」巴斯蒂抓了抓頭髮,「就是快破關了才不小心玩到天亮嘛!不能只怪我啊!」

雷修喝了口咖啡,看著巴斯蒂蔫巴似的可憐模樣忍不住揉了揉他抓亂的頭髮,巴斯蒂忽然坐過來靠上雷修的肩膀,自顧自說著「小雷修肩膀借一下」,根本還沒問之前就先躺下去了。

雷修替他拿下墨鏡讓他睡得舒服點,巴斯蒂眼皮已經完全闔上,本來就是硬撐著一起過來Nowhere,完全不考慮在家裡好好睡一覺這個選項。

可以吹免費的冷氣,省錢啊!巴斯蒂如是說。

明明跟他借了不少錢幾乎都是有去無回,說是雷修養他也不為過。這個讓人不省心的同伴,果然還是住在一起比較方便照顧吧。

雷修暗暗計劃。

 

「給你。」「這是什麼?」「回禮──唷!」

巴斯蒂送給雷修的禮物是一條桃色的皮帶,色彩鮮豔相當引人注目。雷修有些無言,說是禮物但其實半點包裝也沒有。

「怎麼忽然……而且這個顏色是不是有點……」

「你不是送我這個嗎?」巴斯蒂晃了晃左手,紅色手環貼著他的手腕,襯托皮膚更白,「本來也想挑紅色的,但剛好沒有找到,將就一下吧。」

都已經這麼說了,雷修實在也不好說什麼,他先好好道謝,才觀察手裡的皮帶:「啊,這個是大人用的、」

「誒──?」巴斯蒂驚訝地叫了一聲,「當初沒注意到,還是我拿去換──」

「咦,不,不用麻煩了!我會好好收著的,以後在拿出來用。」

「其實……啊那就這麼約定好了!記得要用啊,打勾勾!」

「啊?啊、好的。」

巴斯蒂本來只是開個玩笑,選了大人皮帶也是故意的,讓對方可以有個台階下。誰知道雷修這麼認真,但巴斯蒂想了想這樣的發展好像也很有意思,乾脆就這麼順勢下去了,反正未來的事誰也不知道。

結果雷修之後真的用上了,甚至保存得很好,讓巴斯蒂把話憋在心裡完全不敢說出來。

 

雷修發現了一個迷糊的天使,更準確來說是,不知為何穿著夾腳拖的迷糊天使。雷修之所以能發現是因為他忽然被從天而降的拖鞋砸到,抬頭時看見的。

「誒?你很特別嘛,居然能看到我。我的名字是巴斯蒂,請多指教啊!」巴斯蒂從半空收起翅膀,輕盈地點足落地,不帶起一絲塵埃。他撿回掉了一腳的拖鞋,動作自然的穿上,半點也沒有被發現時應有的驚慌失措。

「喂,你叫什麼名字啊?」雷修還沒有從驚愕中回神,馬上又被巴斯蒂搭話。「咦你的眼罩……為什麼要蓋住左眼?受傷了嗎?」似乎是很自來熟的一個「人」,雷修思考過後還是決定不搭理,萬一惹上什麼麻煩恐怕不是普通人類能解決的。

「喂!喂──怎麼自己走掉了!等等啊等等!想裝作沒看見我?」巴斯蒂追上他,甚至很順手地把手搭在雷修身上。雷修一邊無視肩膀上的重量,一邊加快腳步,他輕聲回應:「你是偷跑下來的吧,快回去吧,我沒什麼值得你注意的。」

「啊啦真是的──小雷修還真嚴肅啊。」「什、」

巴斯蒂突然揭掉他的眼罩,雷修左眼一時適應不了光線,他閉起眼一會才重新睜開。從左眼看見與右眼相同的景色,卻唯獨少了巴斯蒂。

「咦你的右眼變異了?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巴斯蒂攀上他的背,好奇地笑著問,如孩童一般調皮又無辜。

巴斯蒂,也是誕生的意思。

 

「巴斯蒂!說了多少次,洗完澡把衣服穿上!」

「哈?可是等等就要睡了啊。」

巴斯蒂照樣不理會雷修的話,蹦達著到廚房開冰箱喝牛奶,身高輸給雷修什麼的雖然不是那麼在意,但他相信自己還是會長高的。巴斯蒂咕嚕咕嚕很快喝完一杯,雷修就拿了大毛巾過來包住他的身體。

「重點不是那個,你這樣會著涼的。」

「知──道了。」巴斯蒂應著。

雷修扶額,碰上最麻煩的人就是這種一邊說著「知道」,結果還是不把人家的話聽進去,只會左耳進右耳出的人。

「好無聊……啊,去看一下電視好了。」巴斯蒂隨手把杯子放在水槽,又跑著去客廳了。雷修認命,或者說習慣了,他將杯子清洗乾淨放回原位。接下來大概都不會有人來廚房了,於是關掉了廚房電燈。

客廳傳來巴斯蒂誇張的笑聲,還有電視機裡嘈雜的人聲,雷修一邊伸展痠疼的身體,一邊走過去,打算陪他看完就要催他去睡覺了。

「小雷修你看!」巴斯蒂跳到沙發上,嚇了雷修一跳,「露──鳥──俠!噹噹!」他把大毛巾當作大衣一樣忽地敞開,一下子露出渾身赤裸的身體,因為他的話語反而讓人更注意下體。

「……」雷修頭疼萬分,事後也狠狠教訓了他一頓──用身體。

 

唇舌交纏,除了細微的水漬聲,就剩下彼此鼻息間的短促呼吸。

「唔嗯……哈啊!……」

分開時巴斯蒂猛然急促的呼氣又吸氣,一副缺氧的模樣,生澀得像是生手那般不習慣。雷修抹掉巴斯蒂下巴的口水,那是剛才吞嚥不及流下的,有些直接滴到衣服上,形成明顯的痕跡。

巴斯蒂的墨鏡在接吻前就先拿掉了,此刻他的眼角有些紅,喘著氣還無法平復,他這副模樣讓雷修一時有些停頓,巴斯蒂疑惑地問:「怎麼……」

像是忽然想到自己的狀態,巴斯蒂快速抓回自己的墨鏡戴上,把一雙眼睛牢牢遮住,逃避得太過明顯。

「咳,我覺得很可愛。」

「根本遜斃了好嗎!啊我不管啦!反正不准看!」

竟然會在意這種事情的巴斯蒂不爽的嘟起嘴,他轉頭看向另一邊,孩子氣的模樣怎麼看就怎麼可愛。

雷修為了照顧他的心情而盡力忍住嘴角的笑,他試圖說點什麼,但一開口就破了功嘴角直接上揚,白費之前努力,巴斯蒂更是整個人都轉身過去了,只留背影給他。

巴斯蒂還穿著雷修的白襯衫,不夠合身稍微有點大,下擺蓋住了屁股。男友襯衫──明明興沖沖提議的是巴斯蒂自己,結果又生悶氣,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下擺幾乎蓋不住什麼,他白花花的屁股反而更像是邀請。

雷修偶爾也挺欣賞這種風景。

 

「追上他!雷修我們還要快點!快被他逃走了,混帳!」巴斯蒂有些喘,這場追逐已經超過十分鐘,持續快跑讓體力不斷下降,速度也明顯降低。「啊啊真是!如果我沒有大意的話……如果哈尼在就方便了──」

「冷靜點巴斯蒂,距離已經在逐漸縮短了,追得上的。」懊惱的情緒不減,雷修也同樣有過錯,即使如此他仍然冷靜的分析情況。

「糟了!他要坐車逃跑了!」巴斯蒂咬牙,情急之下他加快了速度試圖攔車,但人的雙腳終究比不上四輪的轎車,眼看目標越來越遠,巴斯蒂立即決定使用仍未試用過的招式,後果一律由他承擔。

「也只好如此了──飛吧!我的雷、電、之、拳!」巴斯蒂握拳猛力朝前一擊,雷電奔騰著快速組建出巨大拳頭,飛速地朝向目標狠戾擊打,磅!命中目標,車子翻了出去!

拳頭結實地打中雷修臉頰!雷修從夢中被打醒,他還一臉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在恍惚中,身旁的巴斯蒂夢囈著「吃我一招」「別跑」,情緒也相當激動,說完還沒完,突如其來的拳頭揮了過來,被雷修機警的及時擋住。

「……」

隔天一早比雷修還早醒的巴斯蒂發現他的雙手莫名其妙被捆在被子裡,整個人禁錮在雷修懷裡動彈不得,連雙腳都被夾住而失去了自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巴斯蒂滿頭問號,百思不得其解。

 

「小雷──修!」巴斯蒂跳上了雷修的背,後者被他突然的動作嚇了一下,巴斯蒂緊緊貼著他,「唉小雷修,你說說看,像我這麼英俊瀟灑又風趣的男人,為什麼沒有女孩子送巧克力給我?今天可是──情人節啊!」

「我想想,首先你不是男人只是個小孩。」雷修很認真幫他想原因,「瀟灑風趣實在看不出來,惹事生非可能還比較適合你。」

「雷修你學壞了!」巴斯蒂敲了一下他的頭,「誒?這麼說來你承認我很英俊了?哈哈哈就是說啊,本大爺可是英俊瀟灑又風趣啊!」看來壓根就不打算聽人說話。

因為那樣的姿勢自己也不好受,巴斯蒂很快就下來了。

「巴斯蒂等等,我有個東西要給你……」

「什麼什麼!啊、難道是送我的情書?有人拜託你轉交嗎?我就知道肯定有女孩子喜歡我!」巴斯蒂興奮的湊上去。

「咦?不、不是……是那個……是我送你的生日禮物!」被誤解要解釋反而讓雷修緊張到拿著信封的手都在顫抖。

「我生日還沒到啊,」即使如此也不改興奮的心情,巴斯蒂拆開來看,「這手環還不錯嘛──咦,雷修人呢?什麼時候走了?」

多年後的某個情人節,巴斯蒂忽然回想起這件事,他抱著好笑的心情傳了訊息給雷修:『誒小雷修,你還記不記得當初情人節送我的手環,竟然還挑紅色,你以為是紅線啊www』

雷修很快回傳了訊息:『所以你早就跑不掉了。』

誒?真的假的?

 

巴斯蒂習慣裸睡這件事,雷修第一次見識到時完全嚇了一跳。畢竟在準備睡覺前,一旁的好友卻忽然脫起衣服,還脫得一絲不掛,想不嚇到也難。

雷修有點不知道該把目光放在哪裡,巴斯蒂還一臉大方似的說:「都是男的害羞什麼!」邊拍了拍他的肩。

但一般人也不會這麼「坦誠相見」吧……不過只是一晚的話或許還好。

雷修跟巴斯蒂爬上同一個床鋪,尺寸足夠他們兩個孩子躺在一起,合蓋一條被子。雷修的睡相很規矩,反倒是巴斯蒂會翻來翻去,手臂碰到不說,讓雷修直接僵硬的是他好像碰到了巴斯蒂的小兄弟,嚇得他往旁邊滾了一圈結果滾到床下。

巴斯蒂被他吵醒了,打了個大哈欠,「怎麼了小雷修,這麼大了還會掉下去啊……」

「……我沒事。」雷修爬回床上,睡姿倒是變成背對巴斯蒂。

當睡到半夜雷修忽然醒來,發現巴斯蒂完全踢了被子、一身赤裸曝露在空氣中,雷修在尷尬也還是幫他蓋回去,但沒多久被子又被踢了。畢竟不能放著不管,雷修想到的方法只剩下抱著巴斯蒂睡,這下子終於解除了著涼的危機。

結果巴斯蒂醒後嘲笑雷修都什麼年紀了竟然還習慣抱著東西睡。


评论(6)
热度(24)

© 柚木則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