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彈帝/瑞金/狗崽

跟老婆小蚵(噗浪/hai96080002)玩的CP問卷^q^

打個TAG黑尾沒吃藥(。

文字部分重貼一次XD


1.

練習結束後,研磨在喝水補充水分,流了滿身的汗,他側頭將額頭的汗水抹在衣袖上,被黑尾丟了一條毛巾打在臉上。

「……啊,抱歉抱歉,沒事吧研磨?」

黑尾一愣,他沒想到研磨剛好沒看見,本來只是順手的一個日常動作如今卻好似將要立下死亡flag。

「……沒事。」

研磨平靜地把毛巾拿下來擦汗,臉埋在毛巾裡聲音悶悶的,黑尾不太確定他到底生不生氣,但是應該、還好吧?大概?他不太確定的想。

眾人三三兩兩離開體育館,黑尾在門口等研磨收拾東西出來,「阿黑。」

研磨走了出來,朝他的方向小跑步過來,令黑尾有些驚奇。怎麼了?平時不都累得不想動的模樣,現在看起來卻很有精神?

然而研磨跑過來時很「順腳」地踩了黑尾一腳,力道不小,讓黑尾吃痛地跳了起來。

「抱歉阿黑,不小心的。」

研磨還是那副沒什麼表情的臉,仰頭看他,像在證明他的清白,無形中竟有些無辜的模樣。

黑尾頓時什麼也說不出來,憋著一肚子話,果然貓還是很記仇的啊!

 

2.

「對了研磨……研磨你不要偷懶!」黑尾剛轉頭想對他說話,卻發現研磨已經坐倒在一邊,擅自結束今天的練習。

「阿黑我好累……」

黑尾看了下頭頂的時鐘,嘆了口氣:

「還有五分鐘才──算了,今天就到這裡吧。」

黑尾丟下手中的排球,研磨一聽忽然有了精神,黑尾走到他旁邊,他自然地向上伸手,被黑尾拉起來。

聲音有點高興。

「阿黑,等等要吃蘋果派。」

「好、好。」

黑尾拍拍他的頭頂,笑著應允,語氣說有多寵溺就有多寵溺。

黑尾彎腰朝他嘴角吻了吻,研磨半瞇眼,稍微側臉讓他的落點換到柔軟的唇上,黑尾當然不會放過他難得的主動,吻得難分難捨,唇齒間的水漬聲聽得令人臉紅心跳。

眾人:「不要無視我們啊喂!?」

黑尾有點不爽:「嘖,差點忘了這堆電燈泡。」

 

3.

太陽很毒辣,黑尾寧可下一場大雨,代替他哭一場。

然而老天一點也沒有配合他的意思,天空還是那麼藍,陽光燦爛到炫目的地步,不過看一眼而已腦袋就覺得暈眩。

就是因為陽光太刺眼了才會發生意外。

那天──已經不清楚究竟是幾天前了,黑尾仍處在不敢置信的情緒裡,即使他是親眼看見。

那時研磨在路邊等他,天氣很熱,黑尾在排隊買飲料,不遠處傳來緊急刺耳的煞車聲,兩輛車撞擊在一起,聲音大得嚇壞所有人。

黑尾趕緊看向研磨的方向,發覺他沒事還來不及慶幸,一輛剛拐彎過來的車為了閃避前方出現的意外,據知駕駛因為陽光刺眼所以沒有在第一時間發現,慌亂下煞車不及,方向盤打滑,結果撞向研磨站著的人行道。

真是既荒謬又莫名其妙,是吧?人體脆弱得不堪一擊。

那時候黑尾瞪大了眼,連心臟都跟著停止跳動,一下子世界似乎只剩下黑與白,他看不見滿地的紅色,只知道畫面深深淺淺,充滿不詳,然後他衝了過去。

接下來的事他記不清楚了。


4.

充滿童趣的騎馬打仗遊戲,將打開您的回憶,再次展開啦!現在選手們已經各就各位,讓我們看看第一位──

「阿黑好吵。」研磨毫不留情打斷了身下黑尾的旁白。

他到底為什麼會答應玩這種遊戲呢……研磨不禁感到疑惑。

而且也不是什麼比賽,就在房間裡、兩個人、踩著床鋪,研磨被背到黑尾背上,幾乎要撞到天花板。

「好懷念啊,當時小小的研磨也是這樣待在我背上,就連發著抖的模樣也相當可愛喔──」謎之發言。

黑尾一副懷念的樣子,想著過去的畫面,卻沒有忘記托好研磨,他又往上背了背。

「……阿黑,我以前沒有玩過喔?」

「是這樣嗎?」

「是這樣沒錯。」

研磨打了個呵欠,覺得很無聊。

「可以了吧阿黑,放我下來……」

「這怎麼可以!你還沒答應我要穿女裝!啊、」黑尾瞬間噤聲。

「……」


5.

下了大雨,即使撐了傘褲腳仍被雨水打濕,遇到積水的地方更是避無可避,只能無奈地踩水過去,搞得整雙鞋子都被浸濕了。

「我回來了。」

研磨站在玄關照例喊了一聲,已經是大學生的黑尾有時早早就結束了一天的課程,比研磨還要早回到家,那是他們合租的住處。

「歡迎回來。」黑尾走了過來,順手接過研磨的書包,今天的大雨讓人措不及防,書包也被雨水打濕了,明明還是大晴天卻忽然飄起雨,越下越大,大到讓人無法忽視的地步。

研磨脫掉了外套,看在黑尾眼裡莫名性感。

「好熱。」研磨說。

裡頭的白襯衫因為悶熱流了不少汗而貼在皮膚上,研磨隨即脫掉溼答答的襪子,他的頭髮也濕地貼在額頭上,他懶懶地撥開,連眼神似乎都變得特別勾人。

黑尾吞了一下口水。

『主人……要先吃飯,先洗澡,還是……先吃我?』不對不對,黑尾猛然晃了晃腦袋,把妄想的畫面甩掉。

研磨下半身濕黏黏的,少見的拜託他……打住!黑尾你在想什麼!現在才幾點卻在想這種畫面!但是、如果──

黑尾還在妄想,但研磨早就見怪不怪地丟下他去浴室,留下黑尾一個人還在那裡糾結兼揪頭髮。

阿黑總有一天會不會禿頭?──研磨邊洗澡邊想。


6.

「啊、不要……阿黑……唔唔、」

黑尾用吻讓他緘默,他熟練地撬開研磨的唇齒,舌頭舔過他口腔的每個角落。

研磨身上的女高中制服是黑尾半哀求半磨蹭讓他穿上的,黑色百褶裙守舊地遮住大腿,穿著白色長襪,只露出膝蓋。

白色襯衫在乳頭的位置被黑尾舔濕,嫣紅的兩點挺立著,幾乎隱藏不住。研磨的呼吸不穩,他咬住自己的下嘴唇,滿臉潮紅,手心緊張地握起,黑尾在他身上低頭看他,笑了幾聲。

「好可愛。」

黑尾摸進研磨裙底,從膝蓋一直往上滑到大腿,皮膚細緻滑順,兼微微的顫抖。他撩開裙子,拉開研磨的腿在他內側輕吻。

「咿!」像是覺得這樣的聲音很奇怪,研磨猛然遮住自己的嘴。

太可愛了吧……

「阿黑……你怎麼了?」

黑尾的頭猛然頓了一下,從美夢中驚醒。研磨站在他的座位旁,想皺眉又覺得皺眉麻煩,就是那副表情。

「口水……」

「啊?啊!」黑尾急急忙忙擦掉,他看向四周,「呃,午休了嗎?抱歉,你先去,我等等過去。」他慶幸研磨什麼也沒問,就點了頭自己先走。

因為太急著去廁所解決,黑尾竟沒發現研磨穿著女生制服,裙擺搖曳。


7.

今天的黑尾很詭異。

明明平時都是一起回家的,今天卻拒絕了研磨,說是要去一趟別的地方,而且還明言不能讓他跟。

「阿黑,我沒有打算跟著你。」換言之那句話是多餘的。

研磨像往常一樣玩著手機,眼睛沒有離開過螢幕。

「是、是嗎?」明明應該鬆一口氣,黑尾卻莫名覺得想哭。

怎麼感覺就像是被嫌棄了一樣?是錯覺吧?肯定是錯覺吧?對的,就是錯覺!

一邊心裡安慰自己,一邊跟研磨告別,黑尾甚至偷偷躲在柱子後偷看著,直到研磨走遠了再也看不到身影。

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不,其實還是有很大的問題,像是變態之類令人不齒的行為……但黑尾選擇不去想。

研磨走到一半忽然想到他忘了跟黑尾拿筆記本,逼近考試了正是要認真複習的時候,黑尾做的重點整理很有用處,因此研磨總是習慣跟他借。

反正也還走不遠,就回去看看他還在不在。研磨這麼想著,難得不嫌麻煩。

至於推開門後將看見的畫面,他還不知道。

並且他也還沒意識到,衣櫃忽然少了一件內褲這件事,與之後有什麼關聯。


8.

乳白色液體滴在身上,長長的耳朵動了一下,兔子研磨低頭舔掉。

是牛奶。黑尾送牛奶過來了。

研磨信賴地被黑尾抱起,蜷縮在他懷裡,小口小口喝著他遞來的牛奶。黑尾輕緩地撫著研磨的背脊,一下又一下,蓬鬆的小尾巴搖了搖,可愛得直擊黑尾胸口,差點緩不過氣來。

研磨是今早變成這副模樣的,變化並不完全,就是頭頂多了兩隻耳朵、下面多了毛絨絨的尾巴,黑尾當時嚇得擦了好久的眼睛,懷疑自己出現幻覺。耳朵的觸感是溫熱的,在黑尾不自覺伸手去摸,研磨稍微動了一下頭,卻沒有拒絕。溫馴依賴的模樣相當少見,黑尾當場就被萌到極點,就像心臟被射了一箭。

雖然仍保有人類的意識,行為卻有些被影響了。

「阿黑?」研磨疑惑地抬起頭,身體躺靠著黑尾的胸膛,他喝完了。

「沒、沒事!」黑尾捂住了鼻子。

因為尾巴的關係,研磨竟是沒有穿褲子,只穿著寬大的白襯衫隱約蓋住,渾圓的屁股坐在黑尾腿上,刺激他的鼻膜。

啊……如果能早點復原就好了,他是真的覺得快無法冷靜了。

「阿黑,你流鼻血了……」

「呃!?」

评论
热度(44)

© 柚木則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