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彈帝/瑞金/狗崽

【雷巴斯】摟摟抱抱是常態

R18注意。

發得上來嗎......試試......



夏天巴斯蒂咬著冰棒,炎熱的天氣融得快,沒一會汁液就一滴滴落下來,落到地上,不小心落到衣服上,或沿著手掌滑下手肘,吃個冰也能將自己弄得一身黏膩,雷修嫌棄的拿出濕紙巾擦他的嘴跟手,被巴斯蒂摟住他肩膀。

「你不要靠過來!」

「誒誒雷修醬,別這麼介意唔~」

最後一截冰被他含在嘴裡,說話都說不清了。巴斯蒂拋棄了木棍隨意仍,一聲細微響動「!」順利丟進了垃圾桶。

「啊哈、Perfect!」

雷修真不知道要說他無聊還是稱讚他沒有隨意丟棄垃圾。

他剛剛差點又要說教了。


「我是那種人嗎?」

依雷修的潔癖,果然一回去巴斯蒂就被迫換了件衣服。只是他脫掉了原本的,卻不打算再穿上衣服,裸著上半身像廢人一樣癱懶在沙發上,一人佔據了三人座。

「我可是好公民耶,怎麼會亂丟垃圾?」

「啊雷修醬,有沒有冰的飲料啊,我好熱──」

說話沒頭沒尾換的很快,巴斯蒂學狗張嘴伸出舌頭,彷彿這麼做就能涼快一點;電風扇被固定了一頭全吹到他身上,頭髮都往後飄了。

空氣沉悶炙熱,呼吸如同一件痛苦的事,每一口氣都是那麼沉重而不舒爽,簡直像待在三溫暖裡似的。

冷氣機壞了還沒修好,巴斯蒂覺得這裡簡直是人間煉獄。連Nowhere今天也暫停營業,想過去蹭點冷氣都不行,情況不能更糟。

「冰箱有,自己去拿。」

「可是我動──不──了──」吹著電風扇還是一直流汗,細密的汗水浮在他胸膛上,巴斯蒂太怕熱了。

雷修也在流汗,但他只是尋常的用手帕擦掉汗水,表情還是那麼平靜。

「那就等你能動的時候再說吧。」

「哈?……」

一陣窸窣,巴斯蒂從霸佔了全部的座位上起來,赤著腳跳到雷修坐的這邊單人椅跟他擠,真不能指望他會乖乖自己去冰箱拿。

本來就熱了偏偏兩個熱源還要貼在一起,能舒服起來才怪。巴斯蒂擠來擠去還是搶不到一個位置,他乾脆拿開雷修手上的東西坐到他腿上,向後躺靠著他。

「你怎麼一點也不涼……」巴斯蒂熱得在說胡話,語氣難掩失望,「冬天的時候明明很冰啊?」

即使如此也不打算走開。雷修沒辦法,只拿手帕擦乾巴斯蒂的汗水,放棄了原本的閱讀。

「因為現在是夏天。」

「好熱啊,電風扇怎麼不吹過來──」

雷修不去跟他爭,他向前傾身拉過電風扇轉來這頭,風又流動起來。

雷修脫掉了白大褂,就剩一身整齊乾淨的白襯衫此時被巴斯蒂擠皺,汗濕了衣服一前一後貼到兩人身上。巴斯蒂一邊喊熱又偏偏要坐他腿上不挪位,蹭來蹭去換姿勢,雷修快被他搞出一窩火。

至於是哪裡的火,應該都有。

只是天氣太熱了,連慾望都被減了一半以上。

「去旅館吧雷修醬?」巴斯蒂枕著他胸膛仰頭看他,雷修就這樣看著他的眼睛。

這算不算預謀?



進了旅館馬上開了冷氣,冷媒送風出來,過段時間整個空間都涼了。巴斯蒂一下子就像進到水裡的魚活了過來,蹦蹦跳跳說什麼測試柔軟度,彈簧床快被他踩翻了。

都這麼大了還這樣玩,雷修覺得無奈。

應該不會弄壞吧?

「哪會那麼容易,每晚不知道多少人在上面翻雲覆雨喔?」

巴斯蒂覺得很好笑,滿不在乎撇撇嘴,說完卻失了興趣的呆坐在上面。可雷修聽完解釋卻有種想立刻走人的衝動,如果要他現在躺在上面肯定渾身不對勁。

「誒~旅館會消毒的啦。」其實就是過不了心裡那關。

他拉開了領帶,身體黏膩的感覺令人不舒服,「我先去沖個澡好了。」

「慢走~」

巴斯蒂這樣說著卻跟在雷修後頭一塊去了浴室,笑著露出了潔白的牙齒,意圖未免太明顯。

雷修輕笑了下。


半身前端汩著白液,顫巍巍的立在空氣中。巴斯蒂捂著自己的嘴坐靠在冰涼的磁磚上,墨鏡早就拿下,一雙眼既嗔又怒,瞪著雷修又有些不好意思。雷修不去管他脹疼需要安撫的半身,舔著他的赤足極盡虔誠,他跪在他身前捧著那隻腳,垂頭低眉,有幾絲臣服的意味。他親吻他的腳背,腳趾,漸漸往上到小腿,舌頭一路留下濕濡的痕跡,巴斯蒂止不住敏感的顫抖,臉竟紅了一片發燙。

他自己玩的火,自然要自己滅。

「雷修醬……嗯……等……」

雷修抬起巴斯蒂的腿一直吻往裡面,在他大腿內側吮出通紅醒目的吻痕,巴斯蒂雙腿大開,不論哪處都被看得一清二楚。巴斯蒂是既期待又緊張,心臟怦怦地跳同時卻又空得發涼,那種急著想讓人填滿的心情偏偏雷修又總在外面打轉,有些要逼瘋他。

「夠了……快進來、啊……」

雷修如他所願,早已硬得發直的半身抵著巴斯蒂後穴一點點擠進去。硬物撐開了內壁的皺褶,才進了頭便被巴斯蒂本能的排擠,後穴收縮,礙於巨大卡在那裡而收攏不能、竟像有催促的意味。

雷修一下子又進入一寸,巴斯蒂倒吸了一口氣。

「笨蛋你太快…了……啊啊……」狹窄的空間一下子被撐大,像被硬插了隻棍子,還是燙的,要捅了他似的。

儘管如此,巴斯蒂抱住雷修的脖子──「全部都進來,現在──」

雷修吻著他頭頂,嗯了聲,將巴斯蒂的腿架上他肩膀,掰開他股瓣腰部一用力將自己全數插了進去,深到兩個囊袋都貼到他的屁股上。

「哈……啊……哈哈……嗯……」

巴斯蒂又喘又笑。

連呼吸都能感覺到體內硬物跟著移動,感官敏感得不行,嵌在他身體裡就像融為一體。他邊笑眼角沁出淚被細微動作搞出呻吟,嗯嗯啊啊的也不覺得害臊。

雷修喜歡的是全部的他,搗亂的,可愛的,放蕩的,活該的──不管怎樣都喜歡,任何一個地方都不放過。

做愛是種深刻的情感交流,在彼此的喘息與撞擊中一同體會那濃蜜的愛意無止境蔓延,佔據了整座由心砌起的城堡,只願為他一人瘋狂。

雷修在裡面衝撞,巴斯蒂只能在劇烈的晃動中抱緊他的脖子,那是他的錨定住了他的心,再怎麼漂泊也不用感到害怕。

巴斯蒂一吸一頓、語言破碎,雷修吻著他接收了全部的聲音,吮著他柔軟的嘴唇,將那些歡愉或痛苦一同吞下一同沉淪。

他已經放不開了。


「雷修……雷修……啊……」

在浴室結束了又換到床上來,雷修就算嫌棄這張床此時也顧不得了。

巴斯蒂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翹起,很是令人羞恥的姿勢。雷修重新硬起來的半身又插進了他才剛被佔有過、現在合不緊的後穴,幾乎沒有太大阻礙一下子進了深處。

即使再來幾次也不能習慣這種尺寸,巴斯蒂眼淚又掉出來,控制不住生理反應。他抓著床單,雷修握緊他的腰向前撞,觸及敏感點巴斯蒂的腰一下子軟了下來,支撐不住。

「雷修犯規……啊啊……哈……」

雷修的眼罩早在洗澡就拿下來了,他的透視能力一如既往的方便,總是輕易就找到能令巴斯蒂激動的點。尤其在巴斯蒂體力告盡時特別好用,逼得他不得不榨取剩餘那點微不足道的體力與他沉淪,雷修就像欲求不滿似的對他索求,或許還是源於心底最深處的不安,一做愛就要爆發。

即使如此還是甜蜜得不行,讓人拒絕不了,巴斯蒂拒絕不了。

同時這還是種享受。

「可以了沒……第三次了你……」

巴斯蒂喘著氣,這種時候無奈的人總是他,在這短暫休息裡他還能感覺到黏稠的液體從他後穴流出,沾濕了床褥,空氣裡都是淫靡的味道。

「你還來──」

「最後一次了,巴斯蒂。」雷修的聲音沙啞。

「你唔──……哈…」

巴斯蒂隨他去了。


房間內被搞得一團糟,一眼就能清楚這裡發生過什麼事。雖然他們離開後就看不到服務人員的反應,光想想還是令人感到一陣尷尬。

巴斯蒂已經走不了或其實只是不想走,雷修一路抱著他離開,就算習慣且動作的理所當然,被別人視線一路追隨的感覺依舊令人無法自然。

冷氣機還是必須早日修好才行。

雷修認真的想。


而巴斯蒂只會在大庭廣眾下像是炫耀一樣,在他臉上打個大啵。

因為太喜歡這個人了,雷修一點也不覺得困擾。

反倒是觀眾覺得眼睛快瞎了好嗎,閃光速速滾開!


END


评论(10)
热度(46)

© 柚木則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