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彈帝/瑞金/狗崽

【雷巴斯】為什麼我又要做這種事

依舊無腦^q^

- - -


「為什麼我又要做這種事……」

「別這樣說啊雷修醬,就當賺點外快?」

「不,真的會有人來嗎。」

雷修的懷疑毫無疑問是正確的。

自從上次在Nowhere店外被店長阻止,巴斯蒂還沒有打算放棄這項看起來有利可圖的「工作」,為了避免再次被打斷生意,這次的地點直接選在一處小巷裡。

他們已經坐在這裡兩個小時,期間別說遇到對占卜感興趣的人了,根本連隻貓都沒有看見。

巴斯蒂照樣坐在雷修腿上,首先感到不耐煩的人果然是他,不安分的動來動去,試圖換一個舒服的姿勢。雷修本來已經感到些許痠疼,被他這番擠壓下,且在這個擁擠沉悶的空間裡,就連呼吸都不暢快,連雷修都有些受不了。

雷修很快做出決定,他拉開罩住兩人的斗篷,無視巴斯蒂的抗議。

「雷修醬你做什麼啊!」

「差不多該結束了吧,我們都已經浪費了兩小時的時間。」

巴斯蒂轉過頭看他,但隨即因為脖子的僵硬導致扭動困難,嘖了一聲,巴斯蒂索性整個身體轉了方向,重新面對面坐到雷修腿上。


『為什麼不多帶一個椅子啊……』

子貓好像這麼問過巴斯蒂。

巴斯蒂只是笑,無須回答,答案早已明瞭。子貓其實也只是忍不住想吐槽。

回到現在。雷修怕他滑下去,雙手自然而然摟住巴斯蒂的腰,單純的舉動卻讓巴斯蒂咧開嘴。

但他可沒打算「認輸」。

「這麼早結束,我們豈不是賺不到半毛錢嗎?這樣連吃飯都有問題啊。」

「你會在意這麼一點錢?況且說到吃飯,哪次不是我出錢?」

「嘿嘿,不過有句話雷修說錯了。」

巴斯蒂像小動物一樣在雷修頸窩蹭了蹭,雷修一隻手在他頭上亂揉,回答也變得漫不經心:

「什麼?」

「不是浪費啊,」他指的是雷修更早之前說過的話,湊到雷修耳邊輕聲說:「雖然沒什麼氣氛,但你不覺得這裡很適合犯罪嗎?」

吐息輕輕撓著雷修的耳朵,有些癢,雷修不自覺就偏了頭。

巴斯蒂乾脆咬上雷修的耳廓,雷修制止也沒用,舌頭隨即舔上去。

「巴斯蒂別鬧!」

「嘛,真不坦率,下面也要變得精神了吧?」

才這麼一點動作怎麼可能馬上就硬了。巴斯蒂佔著地利之便,在下方蹭了幾下,滿意的聽見雷修細微的抽氣聲。

「巴斯……!」聲音壓重低沉,好像生氣了,巴斯蒂打斷他的話:「不滿意嗎?那這樣呢?」

他吻上雷修的唇,雷修乾脆的接受,兩嘴廝磨著,交換了不知幾次,巴斯蒂不專心的去扯雷修的領帶,或許他不會綁,要拆卻很在行。

簡單粗暴的解開上面幾個鈕扣,雷修摟著腰的手緊了幾分,喉結上下滑動,卻已經不打算縱容他繼續了。

「哇啊?!」

一陣失重感,巴斯蒂被雷修抱起來,這人托住他的屁股,他的腳乾脆纏上雷修的腰。

「喂喂、雷修醬,站姿不好做啊──」

「你在亂想什麼?我們回去了。」

「好吧好吧,床上比較舒服,我認同。」

巴斯蒂妥協了。當然這只是他自以為。

所以說,想做的話直接講不就好了嗎,何必還跑來這裡兜圈子。


『這是情趣啊。』

巴斯蒂大概只會這麼回答吧。

同時這也是給子貓的回答。

顯然不用回答,大家也心知肚明。

真好啊──

巴斯蒂笑瞇了眼,雷修看不見他墨鏡下的眼神,卻能從他笑起來的弧度看出這人在想什麼。


──完全是一種在炫耀的模樣。

連雷修也沒發覺,他的嘴角完全被巴斯蒂感染了,彎出一個小小的弧度。


最後巴斯蒂被雷修扛進臥室,好好的打♂架♂了一番。




額外加了一段自娛自樂的^^^^^

跟上面內容關係不大

背後注意!如果會介意肉的話請不要點開o<<

因為我太想操哭巴斯呆了,超級想。

網址→點我


那麼下次見!(???)

评论(27)
热度(14)

© 柚木則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