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彈帝/瑞金/狗崽

【影日】女孩子

日向忽然變成了女孩子。


影山拉開教室的門準備走進時身體明顯頓了一下,日向向他打了招呼,身形是不同以往的凹凸曲線,穿著女生制服。影山腦袋有幾秒的空白,清醒過來頓時有如萬馬奔騰揚起一片混亂沙塵,眼睛瞪大得嚇人。

他猛地關了教室門發出巨大的聲響,引得他人圍觀,然而他已經無法顧及他人想法,瞪著門板像有什麼深仇大恨。

大概是他開門的方式不對,一定是。他大力吸氣又呼氣,深呼吸了好幾次才重新把門拉開。

眾人吵鬧不變的聊天聲,或座椅上安靜讀書的同學,或黑板前負責打掃的值日生,視線轉了一圈也沒看到日向,平日依舊的景象讓影山安下心來。

他不禁自我反省,是最近太累了嗎?不願再多想,迅速將那恐怖的畫面拋在腦後,日向變成女孩子什麼的,是恐怖片吧。

「早啊影山!」背後傳來日向活力的聲音,同時搭上他的肩膀。影山順著轉向他,正想像平時一樣──聲音頓時就被掐住了,一時間竟毫無語言能力。他已經不認識這個世界。


木著臉坐在座位上,一旁的日向則滔滔不絕,不知道有多少言語能順利進入影山耳裡。

「……結果我一醒來就變成這樣了!超酷的!」

不懂你的腦袋在想什麼!而且為什麼要穿女裝!

「女孩子當然要穿女裝啊,影山你沒事吧?」

有事的是你,蠢貨!

影山不說話,散發出來的陰暗氣息能讓人自動走避,只是日向依舊不受影響,吱吱喳喳講個不停。


啊,冷靜點,不過就是個愚蠢的日向。

不過就是個愚蠢的日向……


「混蛋影山!你有沒有在聽啊?」日向變成女孩子後動作比以前多得多,她說話時不自覺靠近影山,胸部自然而然輕觸到影山手臂,柔軟的觸感導致影山身體瞬間僵硬,甚至有種「竟然是真的」的認知,說話更不利索。

「你要、要幹麻?」影山差點咬到舌頭。

「影山你很緊張?」像是覺得這樣的反應很有趣,日向笑了一下,燦爛的笑容如今還摻雜了些許女孩的甜美,待影山回過神發怒時她卻抱住了影山的手臂。青春的氣息撲了過來,即使只是一種心理反應,影山的血液卻全往上湧,鬧了個大紅臉。

他身體蹭地跳起,飛快與日向拉開距離,向外逃跑,逃避的非常誇張。

沒有想過影山會是這樣反應的日向愣了一下,「……哎?」好像有點太過火了啊。


上課前影山便回來了,只是老師隨後也走進來,日向沒什麼機會跟影山說話,丟了紙條也得不到回應,影山看都不看一眼。等到下課,影山採取不理不睬的態度,令日向有些傷腦筋。多次意圖說話卻被故意無視,日向也惱火了。

做什麼這麼小氣,不就是稍微捉弄一下而已嗎!

日向很氣憤,卻不知道影山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跟她相處而已。


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中午,日向果然忍受不了這種冷戰般的情況,而且還是單方面的。啪的一聲用力打在影山的桌上,日向感覺到雙手火辣辣的疼痛,眉頭也皺得難受。

「你夠了啊!就這麼不想跟我說話?」

生氣,氣到覺得委屈,眼睛有點發紅。

影山開始覺得自己在作夢,這是日向……?


然而日向很快振作起來,她硬是拉了影山要拉他出去。

「喂妳要去哪?」

「哼,去曬太陽!」

結果是這麼莫名其妙的答案。


冬日的暖陽顯得彌足珍貴,溫度不高,只是陽光灑在身體上就有種暖烘烘的感覺,好像連內心都要溫暖起來。日向心情轉好,她大剌剌的盤腿坐在地上,毫不在意自己還穿著裙子。

「喂、會被看到啦!蠢貨!」影山半紅著臉把日向的裙子迅速拉好,甚至皺眉著調整她的坐姿,將她的腿拉平,只能坐得直直的。他們都沒有意識到這樣的動作有多親密。

日向沒有空去反駁那句蠢貨,她對後續動作比較抵觸。

「這樣背後沒有可以靠的東西很累耶?」

「妳不會靠著我?」影山沒好氣,沒有太多思考就給了這樣的回答,竟隱約有種妥協。

日向頓時覺得賺了,笑瞇瞇又惡狠狠的說:「如果讓我倒下去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由於提議是自己給的,影山沒辦法翻臉,雖然才感到不大自在也只能同意。


日向的背就真的這麼靠過來,側著靠在影山的胸膛,其他角度看起來就像日向被影山抱在懷裡一樣。

「喂,喂──」影山撇過頭,不自然的搔了臉頰。

「幹麻,想反悔啊?」抬頭去看影山,語氣卻轉低了,有點悶,「我們不是在交往嗎?你很不開心?」視線盯著影山不動。

雖然他們確實在一起一段時間了,平常卻也不會說出這麼直白的話,依舊吵吵鬧鬧,那才是他們覺得最自在的方式,同時又有隱約的甜蜜。連親吻都極少,這樣的直球令人措手不及。

慌亂過後影山也冷靜了,他們彼此是如同對手的同伴,交付信任也交付了心,影山從不是會輕易示弱的人,更何況那人是日向。

無法用言語解釋,身體比腦袋的動作還要更快,影山已經俯身吻住了日向的唇,他自己都沒意識到摟住了日向的腰,將他與自己貼得更緊,日向沒反應過來,睜大眼睛嚇到的模樣給影山帶來很大的快感。

他沒什麼技巧的吮吸著日向的唇,遵循本能地索求著,不過是嘴皮貼著嘴皮罷了卻帶來極大的滿足感,連內心都要飄起來。


氣氛正好的時候日向的肚子卻發出哀鳴。

日向露出不好意思的笑臉,搔了搔臉,覺得臉皮怎麼可以那麼燙。

日向站了起來,拍掉衣服上的灰塵,「肚子餓了,去吃飯去吃飯!」

影山正想嘲諷幾句,他的情緒已經如常,只是隨後他的肚子也不配合的發出相同的哀鳴聲,他沉默幾秒,「……走吧。」

還是先去吃飯比較實在。


放學後兩人一同離開學校,肩並肩走在一起,影山看著日向頭頂的髮旋,聽日向又聒噪的開口說話,卻覺得與往常有些不同,內心被充得滿滿。

雖然影山已經習慣日向女孩子的模樣,卻始終覺得哪裡不對勁,但他又說不出所以然來,索性不去理會。

晚上兩人手機互傳了晚安才睡下,影山皺著眉,奇怪的念頭越加強烈,他帶著這樣的疑惑闔上眼簾,很快便睡熟了。


早上鬧鐘鈴鈴響起吵雜的聲響,被影山按停,過大的力氣讓鬧鐘摔落地面。

他很快的坐起來,當意識逐漸清晰的時候,不像以往立刻將鬧鐘拾起,反而雙手摀著臉發出一陣懊惱聲。

他回想起昨天……不,更正確來說,是昨晚的事。


置身其中的感覺總是真實的,然而當人清醒,那些困惑的、怪異的、不合理的,都能找到解釋,再清楚不過只是一場夢罷了。

日向變成女孩子果然只是一場夢。

「混帳!」狠狠打向床鋪,不敢置信自己竟然做了這麼一個夢。

影山這時候的情緒大概是羞愧得要死吧。

或許還有點失落?

誰知道呢。



日向很疑惑,「今天的影山特別暴躁啊?」


评论
热度(22)

© 柚木則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