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彈帝/瑞金/狗崽

跑跑薑餅人各種喜歡的CP腦補

【薄荷巧x薄荷糖】

薄荷糖很純真、單純、不愛說話;薄荷巧克力以前總在街頭演奏,是個溫和的大哥哥,很會照顧人。
薄荷糖離開村莊之後,偶然聽了薄荷巧克力的演奏而喜歡他的音樂,兩人莫名開始搭伙生活。

演奏結束後累了的薄荷巧克力會抱著薄荷糖充電。

[關於起床這件事]
薄荷糖體溫低、時常手腳冰冷,薄荷巧克力就會抱著他給他溫暖。
每天薄荷糖都在他溫暖的懷抱中清醒,當睡夢中的薄荷巧克力察覺他的動作,就會像說夢話一樣:「在睡一會……」一邊收緊手臂。
直到了該起來的時候,薄荷巧克力會親親薄荷糖,那清涼的氣息讓人多親幾口就能變得有精神。
但是薄荷巧克力總是親很久,吻得薄荷糖常常忘記呼吸,眼眶都泛紅了。
薄荷糖嚐到好多巧克力的...

【彈帝】好久不見

帝一之國電影超級好看!!!!!!

超級好看!!!!!!!!

走出電影院整個人都是滿足的,簡直爽翻

演員們都太棒了,好喜歡!!

沉迷基情無法自拔.jpg

話說這坑好冷(瑟瑟發抖

我開了輛車,有沒有小夥伴一起啊……………………

 

點我上車

 

【維勇】好肉日

11/29可以讀作いいにく(好肉)

看到這句話,真的...好...非常好o<-<(升天) 

勇利生日快樂喔!!!


http://ww3.sinaimg.cn/large/81fe2ac8jw1fa8bbgxi9yj20c85j6h80.jpg


↑ R18注意 ↑

【三日鶴】師生

校園paro


鶴丸睡得很香,老師的聲音已經完全進不去他的耳裡,原本瘋狂打架的眼皮終於完全闔上,失去意識得直接趴到了桌上。

燭台切見狀只能擔憂地看著,他嘗試把鶴丸搖起,然而他半點反應也沒有,像豬一樣睡死了。大俱利對他搖搖頭,示意不用管了,老師已經注意到。

認真的長谷部只抽空看了他們一眼,心中有些憐憫。

──是誰給你的膽子,竟敢在三日月老師的課堂上睡覺?

長谷部搖了搖頭,一絲念頭很快閃過,又消失不見。長谷部不再多想,馬上又專注於學習中,仔細抄寫筆記。



鶴丸昨天熬夜太晚,一不小心打遊戲打到天亮。耳機不斷傳來隊長指揮的聲音、機槍急速的掃射聲,還有敵...

【數字松】羽翼

非常喜歡小蚵的這張數字松!!所以努力朝那邊寫了;;;;;;

◆圖片點我(裡面有其他CP請注意一下><)

黑化向注意……?可以接受的話請繼續


巨大的翅膀從天而降,掉落一片羽毛恰好落在一松臉上,限制了他的視線,眼前只剩一片雪白──

白色的,白色的,白色的,白色的……

白亮得晃眼,就像直視太陽那過度熾熱的色彩,讓人眼眶流淚。

十四松從天而降。帶著那過分燦爛的笑臉。

「哥哥──我來找你啦!十四松來了喔,嘿嘿。」



「啊討厭啦,是不是快要下雨了?」

「真的耶,你有帶傘嗎?要是淋濕就不好了呢……」

幾個女高中生擋在便利商店...

手機發文試試,但用APP只能發圖片嗎……?
小三日鶴超可愛,怎麼拍也拍不膩^_^

「三日月,你在做什麼?」
鶴丸走進他的房間,看見三日月坐在裡頭而愣了一下。
「沒事就不能過來了嗎?」三日月從他進門後便看向他,臉上帶著微笑,面容仍是那麼閒適,卻欲蓋彌彰得將東西往後藏。他端正地坐在那邊,一舉一動皆是優雅,方才卻正摺著鶴丸的衣服。

……雖然摺的不怎麼整齊。鶴丸還是看到了。

「看見你摺衣服的樣子真是嚇到我了啊。」他笑了一下,邊脫下了羽織,打算晚點拿去清洗。

鶴丸剛出陣回來,受了點輕傷,臉上被割出一道傷痕,仍滲著血珠。白色衣裝沾了血還未換下,他的身體還疲累著,便坐到三日月的旁邊去。

「怎麼會呢?我這...

班金點文

夜里的點文~

一篇小短文。


「來吧,下來。」班突然不知道抽什麼風,輕挑地勾著嘴角對他露出後背,兩手放在背後像是要托住什麼的手勢。

「你沒有被背過吧?我來背你啊。」

金陡然飛遠,在狹小的房間裡勉強空出一段安全距離,警惕地盯著班。不知道這人是不是喝酒喝傻了,突然之間說什麼胡話,還要不要睡了?

「咱對這個可沒有興趣,更何況要背也不會是你背!」

「原來你想背我啊。」班打了個呵欠,忽略了金惱怒大喊「誰要背你」的話,意識不太清醒,耐著性子:「乖,下來,別鬧彆扭了……」他坐在床上懶得動,卻也不是沒耐心陪他耗,然而他身上都是酒氣,金壓根不想靠近。

如今兩人被團長安排在同一間房間就寢,床卻只有...

三日鶴

有一天三日月意識到自己喜歡鶴丸,笨拙的三日月想給予鶴丸一切他所想要的東西。

以這個為出發點所寫的東西,暫時沒有後續……不介意這點的話,非常感謝閱讀


http://ww2.sinaimg.cn/large/81fe2ac8gw1extfw5gfzpj20c859d1kx.jpg


↑ R18注意 ↑


【雷巴斯】星軌


「哦!好冷……」巴斯蒂抖了一下,雷修脫下外套給他披上去,巴斯蒂揉了揉鼻子,有點癢癢的,很想打噴嚏。

在夜晚的星空下、濕潤的草地上,唯一的光亮是頭頂的璀璨星光,車子熄了火,安靜得能聽見蟲聲。巴斯蒂跟雷修席地而坐,褲子沾上水氣,屁股底下濕濕的,就好像尿溼褲子一樣。

他想到尿溼褲子的小小雷修,那脹紅著臉想趁巴斯蒂未醒前將證據消滅的模樣,讓巴斯蒂每每想起就忍不住要捧腹大笑。雷修卻不知那是巴斯蒂捉弄他,特意將水倒在他褲子間,隨後假裝熟睡偷偷觀察他的反應。

「噗哈哈哈!」

巴斯蒂突然大笑,雷修沒跟上他的腦電波,一頭霧水。

笑得太開心,或許因此吸入太多冷氣,巴斯蒂突如其來打了...

大人x小孩

貼貼以前很短的小片段ww

- - -


小小鶴丸站在樹上,他俯視著距離不近不遠的地面,這可真是驚奇啊,三日月的頭頂還沒有禿頭的徵兆嗎?

「鶴!」三日月無意間抬頭,就看見佇立在樹枝間的鶴丸,什麼也沒扶著,悠閒自在的模樣就像鳥類一般,展翅便無須懼怕高空。

「三日月。」軟軟的聲音從鶴丸口中發出,身高還只到三日月腰間的鶴丸是那樣的小,小孩的身體多麼脆弱,輕易就能折損殞落,三日月其實有些心驚,從那樣的高處摔下來可不是好玩的。

「三日月、三日月——要接住我哦!」

「什麼?」三日月一臉錯愕,接著就見鶴丸毫不猶豫地跳下來,三日月都還來不及阻止,腦中一瞬間空白得只剩下意識反應,...

1 / 4

© 柚木則也 | Powered by LOFTER